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主播联盟】(10)【作者:shisu1235】
【主播联盟】(10)【作者:shisu1235】
字数:22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0

  「你是跑去哪里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在厕所里响起偌大的叫声,虽然字词听起来是在怪罪,但那口吻和语气却是充满了无限的喜悦。

  「就是出公差嘛,只是那边讯号真的很不好,也没办法来得及给你捎一封信,祝你生日快乐和圣诞快乐,所以我才动用了一点关系让拍摄速度加快,我也是三个小时前才刚下机」大大抱着吴宇舒说。吴宇舒将头埋进大大的胸膛,大大说:「你好像又瘦了点」

  「还敢说」吴宇舒抬起头,白了大大一眼。

  大大笑了,吴宇舒也跟着笑了。

  有人说,相遇是为了下一次的分开,所以每当和一个人相遇,就是要用尽一切的心力去享受自相遇到分开的点点滴滴。

  大大让吴宇舒的屁股靠在洗手台的边缘,两人激情的热吻,彷彿真的很久很久不见的恋人,两人唇与唇的的紧密交接、舌与舌的错综纠缠、唾液与唾液的相互交流,完全不想分开,宛如一旦放开了就会从此隔绝一样。

  「还穿着今天的播报服呢!」大大在吴宇舒的耳边吹气,低声地说道。
  吴宇舒闭上眼,吐着娇气:「是涵竹要我们这样的」

  「还有摄影棚的味道啊!」大大舔了吴宇舒的耳垂一下,说。

  吴宇舒身体颤抖了一下:「讨厌啦!」

  「你的发香、体香、汗香,我好怀念啊」说着,大大亲吻了吴宇舒的秀颈。
  「快一点啦,时间会不够的」吴宇舒边说边做出了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动作,去解开大大的裤子。

  大大的那根惊世骇人的超大肉棒再一次出现在吴宇舒的眼前,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吴宇舒还是感到又怕又喜,想着被那样的肉棒插入,花穴的撕裂感和引来的快感,吴宇舒不敢多想,因为想了,就真的停不下来了。

  「阿阿阿阿阿嗯哼哼哼好大好大啊……痾恩哼哼大大哥哥大大哥哥……啊啊痾痾恩哼哼天啊天啊……好痛好痛啊被撑开了啊……」

  吴宇舒抱着大大的被,双脚紧紧夹着大大的腰,大大的大肉棒一下接着一下地抽插着吴宇舒的紧中带滑、顺中有折的名器花穴。

  「天啊痾嗯哼喔喔喔喔喔好爽好爽这样子真的好爽……宇舒宇舒最喜欢大大哥哥了最喜欢大大哥哥的抽插了……啊啊啊天啊好大好大宇舒受不了啊……」
  大大似乎也知道不能一下子太快太猛,姑且不论吴宇舒在他不在的这段日子中是否又和其他人男人做过爱,大大知道他这样的惊天棒,就算吴宇舒刚才在活动中已有体液排放的润滑,但还是不能一下子就承受得起。

  「痾嗯哼痾嗯哼痾痾痾痾痾痾大大哥大大哥我……宇舒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啊……痾痾恩哼哼哼我要我要更多更多的啊……痾恩哼哼痾啊恩哼哼哼哼哼痾……」

  吴宇舒纤纤玉手的手掌撑在洗手台上的两个水龙头上,后脑勺微微靠着映着两人身影的镜子,膝盖后放被大大的手掌撑着,美臀感受到石制洗手台的冰凉,而那股冰凉和身体上的火热交互冲击吴宇舒的理智,让吴宇舒的性欲越来越高涨。
  「痾嗯哼痾痾痾痾恩哼哼呼呜呜呜呜呜呜……好爽好爽啊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子……大大大大给我给我更多的……痾恩哼哈啊啊啊啊痾……」

  大大的惊天棒并不像刚才相拥在一起的时候那样的短兵交接,而是宛如投石器拉长距离并且一次就是超强的火力攻击,每一次的冲撞,都让吴宇舒整个人像是要升天了一样的舒服。

  「痾……痾……好深好深啊大大哥哥的肉棒撞死宇舒了啊……痾恩哼哼痾……痾……哈啊……啊……又到底了又到底了痾恩哼哼……疯了要疯了……」
  眼看着吴宇舒高潮不断,而且承受每一次每一次的冲撞下身体的颤抖,大大的兴奋程度也就跟着一次一次的增加,大大本来在吴宇舒膝盖后方的手移到了吴宇舒的美臀上,接着双手一用力,将吴宇舒的屁股稍微抬高了三至五公分的高度。
  「大大……大大这是这是啊啊恩恩哼哼喔喔喔喔喔……呜呜呜呜呜好舒服好舒服啊……好厉害的既巧太强了太强了啊……阿阿阿恩哼哼大大哥哥……宇舒宇舒要高潮了啊……」

  抽出惊天棒的时候,吴宇舒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的没有办法自主,除了痉挛的身体,吴宇舒感觉到的是久违的快感。

  对於大大而言,爱上吴宇舒是理所当然,但操干吴宇舒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当吴宇舒背对着他的时候,那股吸引力和挑战成功的荣耀快感,更是让大大一丁点都把持不住。

  「亲爱的,时间不多,就来吧」大大俯身,在上半身趴在洗手台台面上的吴宇舒说。

  「恩」

  吴宇舒也不知道是发出呻吟声还是回应大大的说法,总之大大是把它当作是回应了,惊天棒先是在吴宇舒的两片阴唇前磨蹭了几下,惹的吴宇舒自喉咙伸出发出哀嚎:「恩恩恩恩哼哼好痒好痒……想要好想要啊……痾恩哼哼哼哼呼屋屋屋屋屋……恩恩恩可以感觉到可以感觉到……痾恩哼哼给我给我啊……」

  接着大大的惊天棒就穿过了吴宇舒的阴唇,插入了吴宇舒的花穴中。

  「啊啊嗯哼呼呜呜呜喔喔喔喔噷哼哼……爽翻了爽翻了阿阿恩哼哼宇舒宇舒爽翻了啊……啊啊啊啊对就是这样啊啊啊恩哼给我给我……」

  「不要停不要停下来啊……不要停下来啊……宇舒宇舒还要更多更多的啊痾恩哼哼哼宇舒……变得好色情好淫荡……想要大大哥哥的一切啊……恩恩恩恩恩恩……」

  「要去了要去了啊……真的要去了啊痾恩哼哼哼哼哼……一回来就要去了真的要升天了啊……去了去了真的要去了啊……啊啊啊大大大大哥哥啊啊啊啊……」
  扶着吴宇舒,吴宇舒娇喘到让人感觉是不是喘不过气来一样,大大问:「要不要给你点水啊?」

  吴宇舒摇摇头,将落在一旁的米色的西装外套穿上,将被推到腰间上的猩红色裙摆拉下来,大大问:「真的没事吗?」

  「我去补妆了,你应该还有你要办的事吧」

  说完,吴宇舒便转身要往门走去,大大抓着吴宇舒的手:「宇舒」

  「放心吧,你的心意我了解,都到了这个年纪,还不知道你的想法吗?」吴宇舒停了下来,有点嘲讽地说。

  大大不知道怎么接话,吴宇舒低声地让只有两人听得见:「记得活动结束接我回家」

  说完,吴宇舒走出厕所,而从镜子中看到大大愣了愣地站在原地,脸上有着一抹癡癡的傻笑。

  手机铃声响起:「新闻无极限,我是吴宇舒,我在黄金八九点」

  「该集合了」大大回神后拿起手机,听见里头的话。

  而当吴宇舒跟大大在交欢的时候,在化妆间里只有刘涵竹和张雅婷,张雅婷让美发师整理着头发,而刘涵竹则是让化妆师补妆。

  「最近好吗?」张雅婷问。

  「你是指哪方面?」刘涵竹反问。

  「就每个方面啊,东森那里看起来对你蛮好的」张雅婷说。

  「恩,其实应该是因为我不是在新闻台,而是在财经,财经那边的竞争稍微少一点」刘涵竹像是一点事都没有的说。

  「的确,当年你还在中天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中天可以说是打片天下无敌手,顶多偶尔小输吴宇舒和陈海茵一点,不然根本没人赢得了我们,只是现在可以说是人去楼空的状态」张雅婷倒是有点感叹的说。

  「三年风水轮流转,也想不到被冷冻过的我,竟然还能在东森财经站到一席之地,不过其实东森财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怎么说?有东森这个大招牌在,还怕什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非凡那边自从出了一个朱芳君,声势大涨」刘涵竹说完,叹了一口气说。

  「不过说实在的,朱芳君也不是真的播很财经的」张雅婷说。

  「没办法,有一对大胸和爱漏的性格,怎么样都是狼友们的最爱,而且我们财经台要跑财经新闻的这个圈子又是出乎意料的小,独家真的很难抢」

  「是喔,看起来也不是很轻松」

  化妆师收手,刘涵竹对镜看了下,又再一次靠到椅背上,而张雅婷的美发师也将张雅婷的头发整理好了,刘涵竹说:「都说我,你呢?还好吗?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竞争了,你跟壮壮也应该好好过日子了吧」

  张雅婷沈默不语,刘涵竹转头看向张雅婷一眼后,忽然了解到一件事情,抓住张雅婷的手,张雅婷吓了跳,甩开刘涵竹的手:「干什么啊?」

  「你该不会真的还不放弃啊?」刘涵竹吃惊的问。

  张雅婷别过头去,刘涵竹这次按住张雅婷的肩:「雅婷,你疯了吗?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这是我自己的事」张雅婷抖肩让刘涵竹的手再次被甩开。

  「就算曾经真的有过,雅婷现在已经回不去了,你为什么还要」

  「涵竹,你要是在说这个话题一个字,我马上离开」张雅婷转头对饿刘涵竹发出最后通令。

  刘涵竹看着张雅婷双眼,刘涵竹知道那个眼神代表着什么,那是满满的受伤被坚强包装着的眼神,不愿意放弃却被迫要放弃的眼神。

  那也是刘涵竹自己曾经有过的眼神。

  刘涵竹将手缩了回去,坐正面对的镜子,而张雅婷也是坐正、背靠在椅背上,面对着镜中的自己,却知道那已经不是真正的自己。

  再一次回到了主会场,这次的派对游戏安排在主会场正中央的大圆桌,而五张椅子分得很开。

  五位女主播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分别入座,从舞台的方向看去,顺时钟的顺序是张琼方、刘涵竹、吴宇舒、王淑丽、张雅婷。

  侍酒师换了,走来的是前几晚跟刘涵竹缠绵的那位男子,阜轩,阜轩和刘涵竹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阜轩走到了圆桌的一旁,阜轩招了招手,其他几名服务生分别为五位女主播送上酒单,阜轩说:「刚才看起来没有好好招待各位,真的是非常的不好意思,小弟我一时疏忽,怠慢了各位贵宾,为了赔一个不是,更为前几天才刚过生日的吴宇舒主播以及才过没多久的圣诞节与近在眼前的新的一年,各位贵宾现在手上的酒单都是本店的特别私藏酒种,请各位嘉宾不要客气,想要喝什么随时跟小弟我或跟旁边的服务生说」

  阜轩说完,转身看向吴宇舒:「吴主播,为了表示一点心意,小弟先替你选了瓶上等的酒,还请笑纳」

  说着,服务生便拿了一杯酒到吴宇舒的身边,吴宇舒低声地说了一句:「谢谢」后,接过酒杯,喝了一口,那香醇感在吴宇舒的喉咙中扩散开来,但在那香醇感中,却有着一点奔放的浓烈,宛如是在隆冬季节的飘飘雪花中的一抹梅花红如此的独特且鲜明。

  「这一杯酒是专门替吴主播挑选的,是小弟依照小弟自己对吴主播的感觉下去调配的,就像是大雪中的一支梅花那样的美丽且劲骨,不愿与世同尘的感觉,不知道吴主播感觉如何」阜轩问。

  「我很喜欢,谢谢你」吴宇舒微笑着说。

  其他四位主播也都拿到自己点的酒后,阜轩说:「那么第三场的小游戏呢,很简单,就叫做叠骰子,这个桌子会自己转动,而在各位的面前有一盒的骰子,当骰子塔来到面前时,请利用盒子中的骰子一次几颗不拘并且决定哪一个数字朝上,将其堆放到骰子塔上,只要再到下一个人之前骰子塔没有垮,就算是平安通过,随着轮回次数越多,桌子转动的速度也会跟着加快,不论是垮掉或是来不及放上去的,都视同失败,以上是这次的规则」

  「那失败了会怎么样吗?」王淑丽问。

  「瞧我这记性,竟然忘记讲这件事」阜轩苦笑了下,说:「刚才上一个游戏后,各位的内裤并没有归还的原因就是现在,失败的人必须塞入刚被发明出来微型跳蛋」

  说着,阜轩拿出了一颗比一般跳蛋还要小的跳蛋:「虽然是刚被发明出来,也还尚未上市,不过已经通过人体测试了,所以请各位放心,在这里小的跟各位提醒一件事,千万不要看他小就放松、失去胜负心,虽然不会像母够跳蛋那样的强劲,但它刺激的威力和会到处乱弹乱跑的特性,绝对不是可以轻忽的」

  「失败的人必须塞入这微型跳蛋的颗数是由上一个人堆叠骰子时放在最上面的那一颗骰子的数字和总骰子数两个数字的加总,而且塞进去了就是必须一直塞到游戏结束为止,这是失败的人会受到的惩罚」

  阜轩说明完后,五位女主播虽感到惊讶却并没有排斥,毕竟经历过了上两轮的游戏,性欲多半都已经开了一些,羞耻感和道德感也跟着变得薄弱了。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阜轩说。

  「同样是五轮,第一轮开始!」阜轩说。

  从张琼方开始,张琼方仗恃着是第一轮的第一人,完全没有在怕的一次就叠了五个,最上的数字是六。

  来到下一个刘涵竹,刘涵竹虽然也想放多一点,但碍於张琼方故意堆叠的不是很整齐,所以就只好先放了三个,最上面的数字是二。

  换到吴宇舒,吴宇舒一反前面两人的企图心,求稳的吴宇舒只放了一个,数字则是二。

  王淑丽却是超级豪气的,比张琼方还要放得更多,王淑丽一放就是八个,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总之王淑丽是放上去了,不过最上面的数字竟然是相对保守的一。

  第一圈的最后一个人张雅婷跟刘涵竹一样放了三个,数字则是五,第一圈结束总计有二十颗,当骰子塔从张雅婷面前经过后,明显可以感觉到圆桌桌面的转速变快了。

  张琼方大概是因为算起来是五人中最为年轻的,还有冒险的精神,竟然拿起了五颗骰子要往骰子塔放去,就在张琼方认为牢固而松手的瞬间,骰子塔的中段竟然开始摇晃了起来,瞬间四位女主播都紧盯着骰子塔看,而张琼方则是瞪大了双眼。

  塔很快的堆起也很快的就崩落,张琼方成为了第一轮的失败者,二十五颗的骰子加上前一个张雅婷放在最上面的数字是五,张琼方必须塞进三十颗微型跳蛋,而服务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准备好了,竟然张琼方一个转身,三十颗微型跳蛋已经出现在眼前。

  张琼方有点惊讶,张琼方看向刘涵竹和吴宇舒,刘涵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张琼方跟着服务生的指示,站了起来,先拿起一颗微型跳蛋,双脚微微打开,将第一颗跳蛋塞进淫穴中,没什么感觉,就是有股震动的感觉刺激着肉壁。

  接着慢慢的放到了第十五颗,张琼方身体震动了一下,微型跳蛋如今已经可以扎实的刺激到张琼方,张琼方用深呼吸来调整,把第十六颗塞进去。

  来到第二十颗,张琼方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水,微型跳蛋在张琼方的淫穴中相互碰撞着,那「咑!咑!咑!」的碰撞声音配合着微型跳弹震动的「嗡!嗡!」声,让张琼方的淫穴内壁开始收缩扩张运动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哼哼哼喝阿阿……嗯哼痾痾痾痾……感觉来了感觉来了……喔呜喔呜喔呜喔呜呜呜呜呜……好刺激好刺激在点上了阿……」

  张琼方右手大力的按住肚脐下方,左手抓住桌沿,红唇张开,吐着一声一声的娇气,而那拢起的背则是微微的颤抖着,张琼方感觉到三十颗微型跳蛋的刺激分佈在他的淫穴的每一处,但又不是那么的固定,随着身体微妙的移动,微型跳蛋们也会跟着做出移动,有时更会刚好聚集在某一处,让张琼方剧烈的高潮。
  好不容易张琼方再一次坐了下来,阜轩说:「那么接下来第二轮,开始吧」
  张琼方还是第一个,这次他变得相对保守地放了三个,最上面的数字则是五。
  下一个刘涵竹则是完全不受刚才张琼方的反应而有所影响,一次堆就是六个,最上面的骰子也是显示出骰子中最大的数字:六。

  换到吴宇舒,吴宇舒则是比上一次多了一点信心,放了两颗,而选择的数字也比上一轮更大一点的三。

  吴宇舒之后是五人中最大胆的王淑丽,竟然拿起七颗骰子,直接就要把这七颗骰子放上去,然而王淑丽虽然胆子够大,但手艺却不够精巧,她採取左手三颗右手四颗、左先右后的策略,当左手的三颗安稳的放上去后,王淑丽便要堆放右手的四颗,然而这一次却不像左手那样顺利,堆到第三颗的时候,骰子塔应声倒下。

  二十颗的跳蛋一转眼就送到王淑丽的面前,王淑丽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真是运气不好,差一就过了」

  说完,王淑丽一次拿起三颗微型跳蛋,便往肉穴塞进去,或许是手法关系,或者是刚好刺激到,这三颗进去的瞬间,王淑丽叫了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让除了还再忍耐着三十颗微型跳蛋的张琼方以外的三女瞪大了眼睛,张雅婷喃喃自语:「刚才看张琼方还不会,怎么淑丽姐」

  王淑丽又拿了三颗塞进肉穴,这次就不像第一次一样让王淑丽发出声音,但王淑丽却仍然感觉到微型跳蛋的震动随着越来越多而变得越来越有威胁性。
  当王淑丽把二十颗跳都塞进自己的肉穴后,王淑丽咬着下嘴唇,强忍着二十颗跳蛋的刺激,然而那二十颗跳蛋却像是横冲直撞的士兵一样,不断攻击着王淑丽肉穴的内壁,王淑丽的右手拳头逐渐握紧了起来。

  「阿恩恩恩哼哼啊啊啊啊啊好好好好……好舒服好舒服阿阿恩恩哼哼哼……跟母狗跳蛋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啊……啊恩恩哼哼哼哼哼好爽啊……」

  王淑丽不由自主地抓起自己的左乳,看得是其他人脸红耳赤的,王淑丽那熟女风味的骚感,再加上毫不隐讳的淫叫,持续了一阵子才让王淑丽能坐下来。
  「第三轮,请各位继续加油啰!」阜轩说。

  因为微型跳蛋的关系,已经感觉到神智越来越不清楚的张琼方在冰水的刺激下才拿出了五颗骰子,最上头的数字是四。

  刘涵竹眼看张琼方的抵抗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中,再加上自己也参与了一些游戏规划,刘涵竹知道下面的游戏还是需要一些理智,所以刘涵竹故意只放了两颗,数字是三。

  与刘涵竹完全相反的吴宇舒,看见张琼方的样子和王淑丽从方才一直延续到现在的痴态,吴宇舒选择多放骰子让骰子塔崩塔的可能性增加,吴宇舒放上了六颗,数字选择了一。

  王淑丽一边发出:「恩恩恩哼哼哼哼呜呜呜呜……痾痾恩哼哼哼屋屋屋……恩哼啊啊恩恩哼哼……」的呻吟声,一边拿出两颗骰子不是很平稳的放在十三颗骰子的摋子塔上,现在最上面的数字是四。

  上一轮完全没有出到骰子的张雅婷却没有躁进,张雅婷在刚才的四次堆放中很快速地分析了一下,张琼方和王淑丽基本上已经是凭感觉出骰子的,而且如果还有点理智的话,应该会随着骰子塔越高而堆放的颗数越少,而刘涵竹这一次却是一反前两次的多颗变成了两颗,其中一定有问题,而吴宇舒则不知道是玩开了还是想尽早结束而故意多放骰子好将骰子塔堆高,张雅婷打算再观察一下,只放了一颗。

  第二圈,桌子转动的速度更快了,张琼方几乎可以说是压哨的感觉放上他这一轮的第二次堆放:一颗骰子、数字为三。

  骰子塔来到了十七颗,刘涵竹心中微微一笑,想:「不知道宇舒会怎么接招呢?」,刘涵竹放上两颗骰子,最上面的数字是六。

  吴宇舒眼看由於转速加快,且骰子塔也不是那么稳,就在一次变得保守,只拿了一颗要堆放,殊不知本来应该安全放上去的一颗骰子却在王淑丽的手因为高潮忽然抓住桌子而震动了一下,骰子塔也在一瞬之间崩塔。

  二十六颗的微型跳蛋被端了出来,吴宇舒脸色有点苍白,想到不久之前才被大大在厕所里狠狠干过一次,现在的自己肯定是还很敏感,怎么能承受得起眼前这二十六科的微型跳蛋的刺激呢。

  但规矩就是规矩,吴宇舒缓缓地将第一颗放进花穴中,让吴宇舒感到欣慰的,好险刚才大大的惊天棒让吴宇舒的花穴比平常还要宽了一点,还不至於一下子就被微型跳蛋的震动刺激到。

  转眼之间,已经放到了十颗了,而此时的吴宇舒已经有了点感觉,十颗微型跳蛋的刺激令人感到意外的竟是均匀地散佈在花穴中,在每一个皱褶处、每一个凸起处、每一个凹陷处、每一个平滑处,吴宇舒知道事情越来越不妙了。

  「呵呵呵恩噷哼哼哼不要我不要了啊……恩恩恩哼哼哼哼好刺激……整个都被刺激到了啊我我我会受不了啊啊啊啊啊……」

  在放完二十六颗的微型跳蛋后,吴宇舒已经无法忍耐,双脚很自然地向旁打开,但双手还是有知觉的放到花穴前,很想去按阴蒂,但吴宇舒知道游戏还没结束,而且大大肯定在一旁看着,吴宇舒不想让自己这样的失态,但吴宇舒却不知道他那对翘臀却抖动的另在他处看着的大大差点忍不住。

  「第四轮了,快要结束啰,开始吧」阜轩边说边作势让圆桌桌面转动起来。
  撑了两轮的张琼方,如今早已经是想要肉棒到了一个顶点,再加上不论是调酒或是冰水中都还是被加进了春药「吻别」,更是让张琼方的性欲越发的高涨,只能勉强的放上一颗骰子到桌面上,就迫不及待要靠回椅背上让双脚磨蹭。
  为了让自己的赢面更大一点,刘涵竹再一次故意要让战局延长,跟着张琼方一起,只放上了一颗骰子。

  而还在适应微型跳蛋刺激的吴宇舒也无暇多分心,随意地拿了三颗就放了过去,而吴宇舒这随意的一放,差一点就造成了骰子塔的崩塌。

  越被刺激越感觉到舒服且想要的王淑丽则是在心中莫名感觉自己要是故意让骰子塔倒,会不会更爽呢的想法,但最后王淑丽还是选择了放上两颗。

  当张雅婷看见刘涵竹放上一颗的时候,张雅婷就知道刘涵竹的用意,张雅婷心想:「我就来看看你能搞死谁」

  张雅婷也只放上了一颗骰子,第一圈结束,骰子塔的高度只有八颗。

  第二圈开始,张琼方依旧是好不容易从自慰中拉回神来,又一次拿起一颗骰子,堆放在骰子塔上,数字是二。

  骰子塔来到刘涵竹前,刘涵竹竟然一反一次堆放完的习惯,竟是一颗一颗地堆放到骰子塔上,三颗堆叠完,几乎让吴宇舒没有任何时间可以准备了。

  这大概是刘涵竹的计谋吧,至少就张雅婷的角度看来,刘涵竹是故意闹吴宇舒的,那一次堆一颗的三次堆放,完全让吴宇舒来不及堆叠,纵使是一颗,恐怕对现在的吴宇舒而言也相当困难,但如果随便堆叠,就必须多承受一颗微型跳蛋,吴宇舒选择了放弃这一次堆叠。

  刘涵竹第三颗的最上面数字依旧是六,而总共十二颗高的骰子塔,吴宇舒必须再多塞进十八颗微型跳蛋。

  「痾嗯哼不行了真的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嗯哼哼哼……痾痾痾痾要去了真的要去了呵呵呵噷哼哼……宇舒宇舒真的要不行了啊……去了真的去了啊……」
  只说十八颗放进去后,吴宇舒感觉到花穴被四十四颗微型跳蛋像是填满又不像是全部填满,该刺激到的都被刺激到了,但唯独有一个致命点没有,那是被大大开发出来的高潮点,吴宇舒有好几次都试图把手指伸进花穴中,让微型跳蛋可以去刺激到那个点,但最后却还是放弃了,因为花蜜已经提前喷了出来。

  「最后一轮了,再撑一下喔!」阜轩笑着说。

  在最后一轮,几乎可以说是刘涵竹和张雅婷的斗智比赛,当然不是那么严肃啦,毕竟除了他们两个,其他三位女主播都已经在现实与虚幻中徘徊着,无心於游戏中的他们,只是机械性地放上骰子。

  「来吧,雅婷,让我们来好好玩一下」刘涵竹心想。

  「涵竹,我不会输的」张雅婷边说边在已经堆了二十颗的骰子塔上再多放了三颗骰子,而最上面那颗的数字是六。

  张琼方放上了一颗,接着刘涵竹也放上了两颗,刘涵竹放完,从长长的睫毛中看向张雅婷,张雅婷看出了刘涵竹的眼神的意思,那是一种决胜负的眼神。
  吴宇舒也堆叠了一颗骰子在刘涵竹刚堆叠上去的骰子上,而在吴宇舒离手的瞬间,骰子塔晃了一下,张雅婷发现了这个晃动。

  等王淑丽也堆放了一颗上面数字是一的骰子后,二十八颗的骰子塔也晃了一下,张雅婷仔细盯着骰子塔,那是刘涵竹留下了决胜点,要是能找到平衡点,张雅婷相信就能让刘涵竹出局,但已经转上了第四圈的圆桌,如今的平衡还要考量的转速,张雅婷发现只能凭感觉了。

  拿起一颗骰子,抓准了心中觉得最恰当的时机,张雅婷出手将骰子快速且手完全没有抖的放到骰子塔上,看起来是度过了危机,却在张雅婷以为成功了的瞬间,骰子塔竟然在到张琼方面前之前因为转速再提升而倾倒於一瞬之间。

  「看来是我赢了啊,雅婷」

  刘涵竹站了起来,走到不敢置信骰子塔径在最后一秒倾倒的张雅婷旁边,接过服务生手上放着三十颗微型跳蛋的托盘,又说:「已经不错了,只要塞着这些到下一个游戏之前就好了,很快的,雅婷,要不要我来帮你啊?」

  张雅婷站了起来,刘涵竹微微一笑:「蕾丝边这种事情,我们两个不也是挺熟悉的吗?想当初我们可是在一起度过除夕的啊」

  说完,刘涵竹一把抓起了五颗微型跳蛋,就直接塞进张雅婷的骚穴中,张雅婷马上发出了呻吟声:「呵呵呵恩恩哼哼哼涵竹涵竹……痾痾痾痾痾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啊恩哼哼会高潮会高潮的啊……恩恩哼哼哼……」

  只说刘涵竹将三十颗微型跳蛋很快的都塞进张雅婷的骚穴中后,涂着鲜红口红的唇吻住了张雅婷的嘴,左手搓揉着张雅婷的胸部,右手快速摩擦着张雅婷的阴蒂,张雅婷的高潮来得又急又猛,一时意乱情迷,竟是回应了刘涵竹,也搓起了刘涵竹的奶子。

  从主会场出来的张琼方,虽已经拿出了三十颗的微型跳蛋,却还是觉得身体非常的燥热,一路上更是因为走动而感觉到淫穴被摩擦。

  在楼梯间坐了下来,张琼方实在是受不了了,双腿打开,露出早已经湿透且阴毛沾有淫水的淫穴,张琼方用他那白皙的手对自己的淫穴做起自慰。

  「痾痾恩哼哼好爽好爽……喔喔喔喔还想要还想要更多更多的啊……恩恩哼哼痾痾痾痾痾痾……停不下来……玩全停不下来啊啊啊恩哼哼……」

  只说张琼方只是快速用手掌摩擦着自己早已经挺立起来的阴蒂,而光是这样的摩擦完全不够已经被调教习惯的张琼方,张琼方用大拇指和食指两根手指头夹起了自己的阴蒂,并且外上拉提,像是要把阴蒂给拉长一样。

  「喔喔喔对对对就是这样子……痾恩哼我好喜欢好喜欢啊啊啊恩哼哼哼好高兴……啊啊恩哼哼喔喔喔爽死了啊……」

  忽然放掉阴蒂,阴蒂瞬间弹了回去,光是这样一个收缩情形,一般人可能会痛到受不了,但对於张琼方而言却是超级爽的一件事,他又把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插入自己的淫穴中,快速的坐前后抽插,张琼方头往后摆,大叫着:「阿阿恩哼哼好爽好爽……再来再来再深一点啊不要停……喔喔恩哼痾痾痾哈哈哈啊……对就是这样子……琼方琼方好爽好爽啊……对对对给我给我更喔的啊……」
  光是用手指抽插完全不够,张琼方站了起来,让阴部对准了扶手,来来回回的进行摩擦,而张琼方单手抓着扶手,另外一只手则是放在嘴中。

  「嗯嗯哼哼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觉……天啊天啊天啊天啊太舒服了啊……痾痾恩哼哼我好舒服但不够啊……恩哼哼啊啊啊……」

  这时有名服务生刚好经过,看见了张琼方如此大胆的自慰,根本就走不开,停了下来,看这场免费的自慰秀,而张琼方也发觉了这名服务生,原本应该产生羞耻感而停止的行为却在因为被注视下变得更加的激情。

  「痾痾痾恩哼哼怎么样……喜欢看我自慰吗……痾恩哼哼痾痾痾恩哼哈啊啊……琼方可是很淫荡的喔喔恩哼哼……你看……」

  张琼方阴部摩擦扶手的速度加快,且本来放在嘴中的手也拿了出来,将衣服上的纽扣解开,又把B乳从胸罩中掏了出来,张琼方一边摩擦着下半身的阴部,一边玩弄着胸部,张琼方还时不时看向服务生,对他露出勾引的笑容,并且发出淫荡的淫叫声。

  「痾恩哼哼痾恩哼哼痾痾痾……我的天啊好想要被人干啊……琼方琼方真的要不行了啊……快要憋死了啊……喔喔恩哼谁来当琼方的主人啊……」

  应该是已经忍不住了,毕竟看到张琼方这样的美人在眼前自慰就已经让人受不了了,更别提听见张琼方那些想要被支配的莺声燕语,服务生一个上跨步上前,脱下了裤子,掏出阴茎,抓住张琼方的手臂,直接从后面插入张琼方的淫穴中。
  「来了来了阿痾痾嗯哼天啊天啊超爽超爽的啊……痾恩哼哼我的天淫穴被主人的大屌填满了阿痾嗯哼哼哼给我打我啊阿恩哼哼……」

  对男人而言,眼前的女人如果发骚的太厉害,很有可能会激起男人心中的大男人心理,张琼方现在这个样子,服务生完全被激了起来,双手穿过张琼方的腋下,手掌大力地抓住张琼方的B乳,阴茎的抽插速度也变快、力道也跟着变大,张琼方感觉到熟悉的被支配感,使得淫穴中的肉壁蠕动的更快速了。

  「主人主人痾痾恩哼哼我的天啊……这样干好爽好爽啊……琼方琼方要死了要死了……恩恩哼哼啊我要疯了奶子被抓的好疼啊……越疼越爽啊。

  服务生已经知道在高潮之前,自己能完全支配张琼方,便开始了一些激烈的性交体位,像是现在服务生让张琼方的左腿踏在扶手上,整个淫穴完整地露出来,这样让服务生的抽插更加的到位、深入,再加上服务生拍打张琼方的屁股,张琼方感觉到那红热感,身体的反应更加的激动,纤腰颤抖的像是在配合服务生的抽插一样。

  「不行了不行了啊……要去了要去了啊……真的啊啊啊啊啊啊放过我了啊……再干下去琼方要疯了啊……痾恩哼鞥哼去了去了啊……」

  而当张琼方和服务生搞上的时候,吴宇舒正和大大在一间储藏室里性爱着,而王淑丽则是和原本那名侍酒师在厕所里交欢,至於张雅婷和刘涵竹,则是忘我地在圆桌上交媾着,四边的激情都在半小时后结束。

  回到了主会场,大圆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移到旁边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张方桌五五分的摆在中央,两排方桌中间还隔了大概有两三公尺远。

  阜轩已经在中间等了,五位女主播一边交谈着一边来到中间,刘涵竹说:「已经十点半了,离跨年只剩一个半小时了」

  「没错,所以接下来的小游戏会比较属於直接性的小游戏」

  阜轩说完,拍了拍手,五名男子走了过来,吴宇舒的眼睛立即起了变化,双颊本来就因为调酒和性爱的关系而发红,看到了大大之后更加的红润。

  阜轩说:「接下来的这个游戏相当简单,各位都看到了在左手边的五张桌子上有一整个桌面的调酒,而在右手边则是有个桶子,桶子的下方是电子秤,每个人一次一杯,将调酒含在嘴中,然后将口中调酒吐到右边的桶子里面,五分钟后电子秤的重量最多的人就算是赢家,而其他四名则是要依照和第一名所差的名次来喝下剩於调酒的排数」

  「就这样子吗?」张雅婷问。

  「这是一个强调协调性的游戏,所以等一下会由男伴将下体插入各位的阴道中,五位主播必须与男伴相互配合,才能获胜」阜轩说。

  一听到要被男伴插入,五位女主播的脸顿时一红,尤其是吴宇舒,她看向大大,大大对吴宇舒露出浅浅的微笑,吴宇舒心想:「完了,要出糗了」

  「好吧,各就各位吧」阜轩说。

  吴宇舒自然走向了大大站着那张桌子,吴宇舒抬起头,低声地说:「不要乱动」

  「这我可不敢保证」大大低声地说。

  吴宇舒白了大大一眼,稍稍拉起裙摆,让大大的那一根惊天棒靠近。

  而刘涵竹本来是走到原本的侍酒师面前,忽然转头看向阜轩,阜轩走了过来,刘涵竹问:「我可以动用点关系吧?」

  「想做什么?」阜轩问。

  「我想让你插我」刘涵竹笑着说。

  阜轩看了侍酒师一眼,侍酒师自动退后让阜轩上前填补他的位子,侍酒师说:「那么铃声响起后,游戏就开始」

  而张雅婷、张琼方和王淑丽的男伴则是分别叫做阿文、阿刀和阿育。

  铃声响起,五位女主播都分别闷哼了一声:「恩恩恩哼哼哼哼哼哼……」毕竟五位男伴的阳具都不是盖的,可以说是万中选一的上等货。

  五位女主播几乎是同时的拿起酒架上的一只烈酒杯,喝下去后便开始要往前出发,男伴们并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就像是道具一样的跟着主播们移动。
  然而男伴们虽然没有动,但却还是让主播们感到刺激,毕竟这样子横向移动怎么说都会让两人交合的地方产生波动,而这么一个波动就足以让喝下了特别调到「看我七十二变」会对阴部产生剧烈收缩反应的调酒的主播们吃进想干却不能干的苦头。

  「嗯嗯哼哼哼阿育……阿育你不要这样子一直动啊……痾恩亨亨亨亨我的肉穴被你弄的好痒好痒啊……痾恩哼哼」

  王淑丽完全不顾嘴中的调酒会不会溢出来,脚虽然是向前移动着,但身体的反应却是大到不行,双手搭着阿育的肩。

  「痾恩痾痾痾嗯哼哼哼……呜呜呜呜呜呜……呼呼呼呜呼呜虎苏湖呜呜呜呜呜……嗯哼哼哼库玉树步履噜噜噜噜噜……」

  张雅婷跟阿文也没有好到哪去,张雅婷虽然不像王淑丽那样完全没在管的张开嘴叫着,但还是从小要紧闭的嘴角露出声音来。

  「哼哼哼吁吁吁吁吁……囫竹囫竹虎鼠鼠……恩恩恩哼哼哼哼度录簿……恩哼哼哼喔喔恩哼哈恩恩噷哼囫竹许乎……」

  刘涵竹双手抱着阜轩的腰,的确是在往前进,但腰部却是不断的挪移着,就像是要让阜轩的肉棒能刺激到更多更多的地方,被弄到兴奋的时候,刘涵竹还会将头枕在阜轩的肩上,好好享受一下。

  「受不了受不了阿阿恩哼哼……我的淫穴我的淫穴啊一直跳着……痾痾恩哼哼哼阿刀你……啊啊恩恩哼哼肉棒一直跳啊……」

  张琼方的双脚是打的最开的,因为她知道要是靠得太近,淫穴中的肉壁会更加贴合阿刀的肉棒,而要是这么贴合,以现在的张琼方根本就没办法专心游戏,只会一心继续被干。

  「阿阿阿阿阿阿阿恩恩哼哼哼哼哼哼……玉数玉数噜噜噜噜噜屋……屋恩哼哼屋哼嗯嗯哼哼……不徐噜不徐噜……」

  吴宇舒和大大算是有点犯规吧,毕竟其他组的男伴都是除了阳具都没有去触碰主播,但大大却是抓着吴宇舒那笔完美更完美的美臀,而吴宇舒则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移动的,光是被大大插进来就对吴宇舒来说已经是高潮到不行的事情了,现在还要移动,花穴在两三杯特调下肚后收缩的程度都快要变成了高潮时才会出现的极速缩肛,花穴壁上的所有敏感点都贴合到了大大的惊天棒上,让吴宇舒整个人几乎快要昏过去。

  「已经过了四分钟啰!现在是王淑丽领先喔,刘涵竹居次,张雅婷第三,吴宇舒和张琼方并列,请各位继续加油喔!冲刺最后一分钟吧!」侍酒师看了码表,说。

  然而虽然是最后一分钟,但对於五位主播来说却已经像是过了几百年一样,在特调的影响下,美女主播们早已经是飢渴的像是发情一样的想要吃下阴道中的那一根阳具,但却没有办法,男伴们都像是雕像一样不动,就算自己扭动腰部,也没辨法达到满足的感觉。

  刘涵竹一次拿起了两杯直接灌入,接着抱住阜轩,往前跨步,阜轩感到惊讶,毕竟这样的跨步第一重心容易不稳,二来这样美穴被肉屌刺激到的感觉会增大。
  而张雅婷看见刘涵竹这样子,也完全不示弱的地拿起两杯直接喝下去,然后双手紧紧抓住阿文的肩,和刘涵竹一样跨出一大步,接着又跨出一大步。

  张琼方和阿刀的这一组却是完全不同,张琼方喝下一杯后,以非常小步的距离前进,但相对的每一步每一步之间的速度加快,竟然是意外的顺利。

  而从开始以来就一直是领先的王淑丽则是维持着一定的频率前进,偶而还会仗恃着自己领先不少而停下来稍微享受一下阿玉的肉棒,当然是自己上下挪移身体。

  至於吴宇舒呢,吴宇舒知道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自己肯定要变成最后一名,乾脆就换个姿势,变成了后背位的姿势,抓住大大的手,这样直接像是拖着大大前进的感觉,然而吴宇舒没有料到的是换成了这样的体位,让大大的惊天棒更肿大了,时不时吴宇舒就会停下来喘息,好让自己不会堕落在快感之中。

  「阿阿嗯哼哼哼不行不行了啊……要受不了了真的要去了啊……恩恩哼哼哈啊啊啊啊啊要没办法站直了啊……恩恩哼哼哼啊啊啊啊去了啊……」

  「喔喔呼呼呼呼呜呜呜呜呜呜……虎数虎数呜呜恩恩哼哼哼……不徐不徐呜噜噜噜呜玉去噜噜呜……孤雏孤雏噜噜噜啊啊嗯哼……」

  「喔恩喔恩啊啊哼哼哼……真的好舒服好舒服啊……快要高潮到爽死了啊快要不行了啊……我我我又要去了啊……恩恩哼哼哼……」

  「徒步絮芦徒步絮芦徒步絮芦噜噜噜噜屋……屋恩哼哼哼恩恩恩啊……錊卢錊卢啊啊啊哼哼哼鼓舞鼓舞阿阿恩哼哼亨……玉估除玉估除噜噜噜噜……」
  「不行了不行了我快要爽死了啊……嗯哼啊消收不了啊真的要疯了啊啊啊……这鬼游戏要死人了啊……恩哼哼哼去了啊……真的要高朝了啊……恩恩恩恩恩哼……」

  铃声再次响起,侍酒师走到右手边的桌子前,宣布:「这次游戏由王淑丽获胜,第二名为张雅婷,第三名刘涵竹,第四名吴宇舒,第五名张琼方,请依照排名喝下调酒」

  已经意乱情迷的五位主播这时大概只剩下了一点理智,四位主播来到左边的桌子前,张雅婷在阿雯的协助下,喝完了一排,刘涵竹则是让阜轩帮忙拿烈酒杯才喝完两排,而吴宇舒则是被大大喂完三排的特调,张琼方喝得非常痛苦,但也是在阿刀的帮忙下喝完四排。

  话说在另一边,一间铁板牛排馆中的铁板桌前坐着七名美女主播,厨师把一块牛排放到热烫的铁板上,高级和牛的油脂瞬间跑出来的瞬间,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

  「海茵姐,今年的进帐不少啊」坐在由左边算来第二张椅子上的朱芳君笑着说。

  「芳君,今年你也辛苦了,跑了两趟大会活动还让你去接待一些大老闆,我们姐妹这会才能聚再一起吃一顿上等牛排」坐在中间的陈海茵笑着说。

  「而且今年我们也是在大会总体排行榜上比较高,大会应该会给我们一些奖励的」从左边算来的第六位的黄倩萍也笑着说。

  「那也是因为倩萍和燕旻你们两个在大会里帮我们大家打通好关系,我们才能相对来说得顺利啊」陈海茵微笑着看向黄倩萍和在黄倩萍旁边的宋燕旻说。
  「不过今年大会的选举结果也没有什么改变,S总还是带头」宋燕旻说。
  「S总带头有什么不好吗?我看他不是那么关注我们」坐在朱芳君旁边的林季莹问。

  黄倩萍笑了笑:「也不能怪你啦,季莹,这件事也不是很多人知道的,在这一波的当权者上位之前,大会的运作是非常嚣张的,虽然深入各个单位,但却有时会太嚣张以致於几乎快要浮上台面,但当这一代的人上来,大会又像是消失在世界上,所有的痕迹都被抹除得非常乾净」

  「那这和S总有什么关系呢?」

  「S总虽然为人亲善,但实际上却是相当的有一套原则,小事圆融,大事是一步都不让,而且最主要的是和他一起进入那个组织的据说有一两个是和他同体系的,大会的最高组织其实有个规矩,不能有同门派系的人,这样会让大会的公平经营性降低以致导致危机,而像现在这样同派系的人聚在一起,S总的力量和权力也就更大了」

  黄倩萍说完,宋燕旻接着说:「据说除了同派系在最高组织中这件事之外,他们派系的人还有其他人散佈在其他区域中,但能制衡S总的人却都在去年的时候一个接着一个从最高组织中退了下来,虽然有补上的,但气候都还不够,容易被S总压制住,就更别提要如何追查S总这派人的分佈情形了,虽然在大会的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一权独大的情形,但现在这样的局面却是前所未见,大会看似不着痕迹,但每一件你能想到的事情,基本上大会都有可能涉入其中」
  这时厨师将和牛分块,平均分配给桌前七位客人,陈海茵切了一小块,吃了一口:「真好吃」

  「不过海茵姐,你有听说反大会的组织吗?」坐在陈海茵右边的陈智菡问。
  陈海茵转头看向陈智菡:「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也是最近才听说有这么一个组织,好像说致力於要扳倒大会」陈智菡说。
  「的确,这件事已经传了好一阵子了,但如果说大会是船过水无痕,那这个组织绝对是蜻蜓点水,比大会更加的让人捉摸不到」陈海茵说。

  「可是如果真是那样子,怎么会传出这样的消息呢?」陈智菡又问。

  「我也是听说的」黄倩萍吃下一块牛肉后,说:「据说在与S总争权失败后的人有一些转入了那个组织,还记得上次有名嘴公开说有位商人睡了主播这件事吗?」

  陈智菡点了点头:「这件事闹得还满大的,也过一小波的风波,那时候我们大家都不敢接客」

  「S总自然不会对这件事轻易放过,不知道是动用了什么力量,竟然真的从那名嘴的口中问出了消息来源,而且还听说S总后来更拿到了性爱影片,这可以说是S总目前遇到最危险的事情,但S总真的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竟然真的找到了那个商人,就我推断啦,S总的人脉关系恐怕连在中国那边的大会都行得通,听说那个商人说也是某个人帮他约的,S总得到真相后,商人就此消失,而且还听说S总发出了一道暗杀令,想必各位主播都有得知不能报在金门的一个枪击爆头的新闻吧,据说死者就是当年和S总斗争失败的其中一员,而在他的身上发现了一个只有在一些文字记录中出现的徽章,才真的得到证实反大会的组织是真的存在的」

  说黄倩萍说完,陈智菡身体抖了一下,陈海茵笑了下:「不用担心,现在我们接客都是经由大会认证的,所以不用担心,是说智菡,你今晚不回家吗?」
  「晚一点再说吧,吃牛肉才是最重要的」陈智菡说完,吃下一大块牛肉。
  一直在朱芳君左边的韩佩颖这时突然说话了:「海茵姐,有件事我想跟你提醒一下」

  「什么事?」陈海茵问。

  「我一直对刘涵竹有点怀疑」韩佩颖说。

  「他跟我很久了,不会有问题的」陈海茵摇摇头。

  「可是他有好多次聚会都没有参加,而且我曾经在公司看过,他和吴宇舒那边的人就算见了面也不会打招呼的」

  「这样不是刚好吗?难道你还会去叫吴宇舒吗?」

  「可是刘涵竹并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有时候把一件事做得很彻底,才是最有问题的,一个人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又不是有什么生仇大恨,怎么会连点头都没有呢?」

  陈海茵喝了口红酒:「佩颖,不要太担心了,有很多吴宇舒的事情都是涵竹告诉我的」

  「出卖不重要的情报换取你的信任,这不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吗?」韩佩颖说。

  「佩颖,你是宫廷剧看太多了啦,不要想那么多」陈海茵说。

  「海茵姐,我有个方法可以证实我说的话,要是刘涵竹真的是我们的人,那就好,但如果他不是,那我们尽早发现不也是很好吗?」韩佩颖放下刀叉,说。
  「你说,我听着呢」

  「让还是学员的蔡尚桦去观察,虽然技术还不成熟,但他们工作环境比较近,人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能卯足全力的演戏,但人会为了功劳而勤奋不待」

  其他五人都看向陈海茵,陈海茵叉起最后一块牛肉:「你去安排吧」

  这时,厨师又再一次将牛排分成了七等分。

  回到酒店内,五位女主播脸上都是带着一抹娇红回到主会场,阜轩说:「好了,现在是十一点,离明年还有一个小时,我们的派对游戏也来到了最高潮的阶段了,通过了前面四项游戏的培养,相信五位贵宾都已经相当想要了,对,为了迎接这最高潮的游戏,五位贵宾肯定都已经做好最充足的准备了,最后一项游戏的名字叫做:『LOVEQUEEN』,简单来说,就是五位贵宾同时在这舞台上与大会最新的训练器进行交合,这款训练器一次训练时间的半小时,总共会有四种已知体位和一个未知体位来为各位的性爱技巧打分数,没有任何的惩罚,只是要让各位了解自己在新的一年可以学习点什么」

  五位主播羞怯却又兴奋,看着舞台上五座训练器,这时刘涵竹说:「那我们就赶快上去吧,这样就还来得及跨年啊!」

  跟着刘涵竹,其他四名主播也跟着走上舞台,左边算起的顺序是张琼方、刘涵竹、吴宇舒、张雅婷、王淑丽。

  「那么请先按照训练器的指示,躺到躺椅上吧,训练器会自动做出动作,之后训练器会在萤幕和说出指示,请贵宾配合」

  五位主播躺到了躺椅上,用一种未知却雀跃的心情等待着,而就在阜轩按下开关钮后,训练器动了起来。

  「阿阿恩哼哼呜呜呜呜……好大根喔喔喔恩哼哼哼天阿……痾痾恩哼哼我被撑开了阿阿嗯哼哼哼怎么第一个姿势是这个啊……」

  张琼方双脚被训练器的机械手抓住后向两旁拉开,第一种已知体位是最为经典传的传教士体位,训练器的阳具一插进张琼方的淫穴,张琼方就感觉到这是一台好训练器,至少阳具够大够粗够长。

  「痾痾恩哼哼好爽好爽啊……我的天我的天啊……怎么会这么爽啊完全顶到最里面了……龟头顶到花心了啊……痾痾恩哼哼哼天啊天啊……好爽啊……」
  训练器将身子往前压,让阳具更加深入,张琼方顿时感觉到淫穴快要爆炸的感觉,被如此阳具抽插着,张琼方的理智很快就断线了,取而代之的是幻影,是她老公的幻影。

  「痾痾嗯哼哼哼我的好老公我的好老公……不要停不要停啊琼方琼方最爱你了啊……痾痾恩哼哼给我更多更多啊……不然等一下琼方又是别人的了啊啊啊恩哼哼……」

  在张琼方的眼中,他老公正卖力的抽插着他,而且又快又猛的,让张琼方的被脱脱去全身衣裳后露出了胸部快速震动着。

  「再来再来啊……对对对就是这样子就是这样子……琼方就爱这样子……痾痾恩哼哼不要停不要停下来……爽好爽琼方最爱老公了啊……啊啊恩哼哼哼……」
  张琼方的腰弓了起来,淫穴整个用力的收缩,嘴大张,然而训练器老公却像是抓到了张琼方的弱点一样,不断的抽插着张琼方的淫穴。

  「去了真的要去了呵呵呵恩哼哼……要受不了了要去了啊……对对对老公老公琼方最爱这样的感觉了啊……痾恩哼哼不要停在来一次啊……」

  第二个已知的体位是正面骑乘位,只说号称整个主播界最懂的做爱的刘涵竹跨坐在训练器的大腿上面,双手像一个Y字型一样的双手撑在训练器的胸膛上,一对33C的美乳就这么被挤压出一条又黑又深邃的乳沟。

  「恩恩恩恩恩可以感觉到……啊啊恩哼喔……涵竹感觉到肉棒的跳动阿阿阿恩哼哼天啊天啊……这跟肉棒时在太大了……涵竹好喜欢好喜欢啊……」

  只说刘涵竹那25吋的小蛮腰前后摆荡着,不快但也不慢,刘涵竹最厉害的就是在性爱中将自己调整到可以完全契合另外一半,刘涵竹的美鲍把训练器的阳具夹的是又紧又大力,要是一般的男人恐怕早已经缴了械,投了降。

  「好大好舒服喔恩恩恩哼哼涵竹涵竹好爽……恩恩哼哼哼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子啊……恩恩恩哼哼哼喔喔恩哼哼……涵竹好像要变得越来越淫荡了……」
  就在刘涵竹一个高潮闪神的瞬间,训练器忽然从被动变成了主动,本来平放的双腿忽然曲了起来,刘涵竹感觉到一股不可违背的力量让他整个人向前倾,而那根又长又大又粗的阳具变成了75度角的深入顶撞刘涵竹的美鲍。

  「阿阿阿阿阿阿好深入好深入啊……喔恩哼喝痾痾天啊天啊……涵竹爽死了爽死了啊好快好大力啊……喔喔恩哼哼被顶的好爽啊……要死了……」

  刘涵竹的双手和训练气的双手十指交扣,而训练器的顶撞以一秒十下的高速让刘涵竹不仅秀发飞舞在空中,更是让刘涵竹一对美乳甩晃的激情,美乳上的那一抹鲜红,更是令人看的口水直流,又因为刘涵主的娃娃音的淫叫,让舞台的气氛更加的淫靡了。

  「爽爽爽爽爽爽爽喔喔恩恩恩哼哼哼哼……涵竹被顶得好爽啊……喔喔恩哼天啊天啊太厉害太厉害了啊这样子顶……涵竹真的会上瘾的啊嗯嗯哼哼哼要去了要去了啊……」

  训练器把向上顶撞的推进器开到最大,刘涵竹的大眼整个翻成了白眼,一阵暴顶后,训练器忽然一个猛撞,把刘涵竹整个人顶飞了起来,而从刘涵竹的美鲍中喷出了新鲜的汁液。

  正面骑乘位才刚结束,第三种已知体位,狗趴式,就随之而来,在训练器操控下,张雅婷双手撑在躺椅上,膝盖也跪在躺椅上,翘起了33吋的屁股,训练器的阳具在张雅婷的股间摩擦了一下后,突然就塞进张雅婷的骚穴中。

  「喔喔喔喔恩哼哼好大一根啊啊啊啊……喔恩哼天啊天啊跟刚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啊……喔喔恩哼哼哼好狂好狂啊……完全在支配我啊阿恩哼哼……」
  「恩恩恩恩恩天啊天啊……被干死要被干死了啊……喔喔喔喔恩哼哼又大又长又粗……我要疯了要疯了啊嗯嗯哼哼哼……好爽好爽好爽啊……」

  训练器像是突然发起狠来,双手按压着张雅婷的腰,腰桿子快速的前后摆动,阳具飞快且暴力地干着张雅婷那九曲十八拐的的骚穴,以最直接的方式正面突破张雅婷骚穴天然的屏障,而一但屏障被破,张雅婷自然成为阶下囚。

  就在这样的被干中,张雅婷恍惚间觉得是壮壮在后面干着他,这样的干法就像是对他有着满腔的爱意却又不能表达的愤怒一样,拼尽了全力也要收服他,张雅婷越被干心中的苦就越多,在抉择中,张雅婷迷了路,张雅婷现在只知道性爱。
  「嗯嗯哼哼好爽好爽不要停不要停啊……喔喔恩哼哼对对对对再多一点再多一点我还要……雅婷还要给我给我……恩恩哼哼和对给我给我啊……」

  「爱我就干我啊嗯嗯亨……不要停不要停雅婷现在是你的啊……再大力一点再深入一点……恩恩哼哼哼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子……啊啊啊啊啊要高潮了啊……」

  壮壮的肉柱一秒十二下的速度干着张雅婷的骚穴,张雅婷有好几次都快要被干到趴倒在躺椅上,像这样子的干法,张雅婷也就只有在跟壮壮交欢的时候才感觉过,要不是早已经习惯,张雅婷恐怕现在就不用那么的痛苦不堪。

  壮壮抓住了张雅婷的晃动得很厉害的乳房,整个人压到张雅婷的身上去,以最小幅度的快速干法让张雅婷整个人高潮到顶点,头整个抬了起来,双腿也因为高潮而剧烈的颤抖。

  「喔喔嗯哼哼哼好爽好爽阿恩恩哼哼这样好深入啊……恩恩哼哼哼最喜欢这样被深入的感觉了啊嗯哼哼哼……啊啊啊好爽好爽啊恩恩……」

  第四种已知体位,后背侧位,随着狗趴式的暴力高潮后随即而来,王淑丽双腿被分开,右脚站在舞台的台面上,左脚被训练器抓挂在肩膀上,训练器的阳具进进出出操着王淑丽的肉洞,就算是久经人事的王淑丽也被训练器操的是高潮不断。

  最初是三浅一深的操法,王淑丽每一次被深操的那一下就会高潮一次,而随着高潮次数越来越多,三浅一深被训练器判断要换节奏,就在一阵又急又深入的连续三十几下的过门操后,变成了八深五浅的操法一时之间没有调整好的王淑丽竟然差点被操昏了过去。

  「喔喔喔喔喔天啊天啊天啊……淑丽淑丽淑丽要疯了啊……这样子这样子操会死掉的啊……恩恩哼哼哼肉洞肉洞要被操坏了啊……」

  「再来再来把淑丽当成母狗操吧……恩恩恩哼哼哼淑丽最爱当男人的母狗了啊啊嗯哼哈哼对就是这样子乱操啊啊啊恩哼哼……好兴奋啊……」

  训练器的左手伸到王淑丽的左峰上,五位主播中最为年长的王淑丽也同样拥有最有象徵母爱的双峰,又软又绵密的触感,同时上头又有许多敏感元,一被训练器摸上,王淑丽的高潮就更猛烈了。

  王淑丽本来是放在训练器右肩上的左脚,现在被训练器故意抬了起来,像是要让王淑丽劈腿一样的动作,让王淑丽的筋被拉开,同时训练器的阳具就更加深入王淑丽的肉洞,又因为揉捏胸双峰的关系,王淑丽高潮到只剩下性欲。

  「喔喔嗯哼哼哼好爽好爽啊啊啊嗯哼天啊天啊……恩哼哼我要疯了淑丽真的要高潮到疯掉了啊……恩恩哼哼天啊天啊……好厉害的操法啊喔嗯哼要去了啊……」

  「淑丽淑丽淑丽好爱被这样子……喔喔恩哼哼已经好少机会被操成这样子了阿恩哼哼有够爽的啊……恩恩哼哼还要多还要更多的啊……来啊来啊把淑丽操死啊……」

  「不要不要这样子不要这样子阿阿阿恩哼哼恩哼哼喔喔……救命啊救命啊啊啊啊会死人会死人的呵呵呵恩恩哼哼……」

  「喔喔喔恩哼哼不要不要……我不要这样子啊啊啊啊太伸入太伸入了啊会爆掉会爆掉的啊……喔喔喔喔恩哼哼喝痾痾痾痾痾痾……」

  只见吴宇舒来到最后一个未知体位,后背飞翔位,这是一个几乎可以说没有人会去尝试的体味,吴宇舒那双又长又细又漂亮的玉腿被训练器腰间的扣环固定住,接着吴宇舒的手也被训练器的手抓住,吴宇舒整个人就像是拐杖一样的横插在训练器身上。

  而训练器毕竟是机器,完全不受这样的体位影响,还比前面的四种已知体位时来得更加猛烈,肏的是吴宇舒浪叫声不断,偏偏吴宇舒又看见大大坐在台下看着,就更加地感觉到一股羞耻感,花穴紧合度就够紧密了,就连训练器的阳具也变得相当不好出入。

  吴宇舒的一对B奶被训练器肏到上下震荡,那如樱花般粉嫩的乳头更是亭亭玉立着,而就在吴宇舒在这样的体位高潮第十次后,训练器将吴宇舒的手扣住在肩上,而训练器的双手伸到前面去掌握住吴宇舒的B奶,又是搓揉又是揉捏的,已经敏感到只要轻轻一碰可能就会高潮的吴宇舒如今被这样的肏着,根本是高潮个不停。

  「阿阿恩哼哼喔喔恩恩哼哼哼哼不行了不行了……不要看不要看我宇舒宇舒要高潮了啊啊恩哼哼痾嗯哼哼哼要死了要被肏到爽死了啊……哥哥你不要看啊喔喔恩哼……」

  「美死了美死了啊啊嗯哼喔嗯哼天啊天啊……这根阳具要肏爆宇舒的花穴了啊啊啊嗯哼鞥喔哼哼恩我的妈呀我的妈呀……宇舒变得好淫荡好淫荡啊……想要更多想要更多的啊……」

  「要去了啊要去了啊升天升天了啊喔恩哼哼喔恩哼哼……天啊天啊……宇舒真的要绝顶高潮了呵呵呵恩哼哼……去了去了啊……哥哥不要看啊啊啊啊啊……」
  只看见吴宇舒整个头向后靠,本来就已经算是小的B奶如今变得更平了,然而越是这样子的拉扯,吴宇舒美胸上的敏感神经就更加的敏感,训练器那样的玩弄吴宇舒,只是让吴宇舒更加的疯狂,更加的在高潮中沈溺。

  可以说是一百下的爆裂肏干后,吴宇舒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的只是浪叫和痉挛,吴宇舒边被肏边喷出花蜜,整个躺椅上全都是吴宇舒的花蜜,吴宇舒虽然已经在高潮的九霄云端中,但还是感觉到一丝的羞耻,而这样的羞耻让吴宇舒的花穴更加紧实。

  结束了LOVEQUEEN之后,五位女主播都已经瘫软的趴在躺椅上,五位美人像是没了骨头一样的双手双脚自然地从躺椅边垂落,身体趴在躺椅上。
  而在训练器的显示萤幕上出现的全都是最高分的满分,阜轩说:「看来各位贵宾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休息一下,等一下就要跨年了!」

  「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

  五位女主播坐在一起,快乐地拿起香槟乾杯,吴宇舒对刘涵竹说:「谢谢你,涵竹,准备了这样一个派对」

  「下次有这样的活动,记得也还要找我喔!」王淑丽说。

  「就不要那么激烈就好」张雅婷苦笑着说。

  「不过我很喜欢」张琼方笑着说。

  刘涵竹微微一笑:「我知道了,下次会办个更盛的更多人的!」

  坐在车子上,吴宇舒靠在大大的身上,大大轻轻抱着吴宇舒。

  「终於可以回家了」吴宇舒说。

  「是啊,我已经等好久了」大大闻了下吴宇舒的发香,说。

  「我还以为你忘了我」

  「不会的,我不会忘记你的,为了你,你不知道我做了多少事」

  「是吗,那你会告诉我吗?」吴宇舒抬起头,问。

  大大轻轻地笑了下,吻了下吴宇舒的额头:「留着点力气,回到家还有事情要干呢」

  「呵呵呵嗯哼呼呼呼呼呜呜呜……恩哼大大哥哥大大哥哥……宇舒宇舒最爱你了啊……啊啊恩哼喝痾痾痾……给我给我更多的啊……」

  「喔恩恩嗯哼天啊天啊好爽好爽好舒服啊……我的花穴我的花穴要爆了啊……对对对对宇舒最喜欢被大大哥哥这样子干了啊……锕恩哼不要停不要停啊……」
  「不行了不行了啊不行了啊……真的又要去了啊又要去了啊美死宇舒了啊……宇舒宇舒最爱大大哥哥了啊……喔喔恩哼哼干我干我把我干到死掉啊……痾恩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