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極品家丁徐芷情篇改編
極品家丁徐芷情篇改編

進了城,找了家客棧,開了一間房,就抱著徐芷晴上樓去了,開房的時候,

徐芷晴本來要讓胡不歸開兩間的,可轉念一想,自己和他該做的做了,不該做的

也做了,自己現如今確實要人照顧,索性沒有開口



晚上,胡不歸弄來了消腫止痛的藥粉和藥丸,在給軍師洗完澡之後,又給她

敷上了藥,吧赤裸的軍師放在床上,蓋上被子,自己立馬脫了個精光,跳進徐芷

晴才洗過的水裡,也舒舒服服的洗了一遍之後,擦乾淨身體,叫來飯菜,一口一

口的喂完軍師,也赤條條的鑽進了同一個被窩,徐芷晴在他溫柔的照顧下,很是

感動,也沒有拒絕,倒是有些理所當然的感覺。



一夜無話,第二日,兩人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醒來,在胡不歸的幫助下徐芷

晴檢查了一下已經不再疼痛的下體,「哇,軍師,你的陰唇又恢復了鮮嫩,已經

好了耶!」



胡不歸趴在徐芷晴的大腿根處,用手指撩撥著粉紅色的陰唇,誇張的說道。



徐芷晴被他弄的心裡大羞,但敏感的身體卻又有了反應,蜜穴中又開始流水

了,胡不歸知道軍師又有了性感,但又害怕才恢復的蜜穴禁不起自己的打肉棒抽

插,只好放棄插穴的打算,另尋其他辦法洩火,他把堅硬的肉棒舉到徐芷晴的眼

前,央求著道:「軍師,你看它這麼硬了,幫幫我,能不能替我含含?」



看著抵達唇邊的肉棒,徐芷晴猶豫了一下,卻沒有開口拒絕,也許是兩人有

了那麼多次的肉體關係,徐芷晴從心裡並不排斥這個男人,更何況自己也想要了

,伸出玉手,輕輕地扶著那讓自己無數次高潮欲死的淫棍,捋開包皮,露出紫紅

色的碩大的龜頭,伸出香舌輕舔一下,用性感的嘴唇包住龜頭,慢慢地吞入口中

,「哦……軍師……哦……好舒服……」



兩人不知何時已經把體位調成了六九式,胡不歸也舔起了徐芷晴那淫水氾濫

的小穴,「哦……胡不歸……別咬……啊……」



胡不歸咬著軍師的陰蒂,拚命的吮吸著軍師那噴湧著淫水的騷穴,沒多久,

兩人都在對方的悉心舔弄下達到了高潮,胡不歸把積攢了一夜的精液射進了徐芷

晴的口中,徐芷晴猶豫了一瞬,之後一滴不落的吞嚥了下去,胡不歸也在大口大

口的喝著徐芷晴高潮的淫水。兩人相互口交之後,溫存一陣,便起床了。



這次巡視邊防,對二人來說,註定是不同往日的,本來一地最多只需一日的

事情,胡不歸愣是弄了兩三天,住店時胡不歸總是在徐芷晴開口前只要一間房,

徐芷晴一開始還有些反對的意思,到後來變成了習慣,一切瑣事都由胡不歸安排

,也不再過問。每天晚上都免不了和胡不歸顛鸞倒鳳一番之後大被同眠,在第一

座小城的三天裡,胡不歸在徐芷晴半推半就之下,就將軍師身上的三個洞穴玩了

個遍。每一次都幹到徐芷晴哀聲討饒,發誓以後回到軍營還要給胡不歸操幹,才

放過她。



「哦……胡不歸……你又……插人家後面……啊……」



「啊……胡不歸……啊……小豆豆都……被你咬壞了……啊……」



「啊……嗚……你又讓人家吃……嗚……你的……嗚」



每次出去巡查軍營和當地府衙,胡不歸都要求徐芷晴徐芷晴只穿著薄薄的絲

裙,裡面什麼也不穿的去和那些邊防軍官或是士兵見面談公事,一開始,徐芷晴

還有些不適應,總感覺很羞人,擔心被人看到,害怕毀了自己在大華軍人心目中

的形象,有些不同意,在一次次胡不歸偷走自己貼身內衣後,徐芷晴只能真空上

陣,好幾次都被一群群大膽的士兵視奸,甚至動手動腳,讓本是懼怕暴露的徐芷

晴興奮不已,回到客棧後都被胡不歸玩弄的差點昏死過去,徐芷晴在一開始的被

逼無奈之後,逐漸地體會到這樣的快活,慢慢地接受了在公眾場合不穿內褲胸衣

的行為。



每次只要出城遠行,一離開別人的視線,胡不歸便讓徐芷晴換上暴露而又簡

短的衣服,像第一次兩人共乘一驥那樣,都赤裸著下體,把肉棒插在徐芷晴的淫

穴裡,隨著馬背的顛簸抽插著。



一開始徐芷晴還有些抗拒這樣的性交方式,可是一旦騎在馬背上被胡不歸從

背後插入之後,徐芷晴就立刻變得主動起來,她總是迫不及待的抓過韁繩,催動

馬兒由慢到快,最後在開闊的荒漠上疾馳,每次這樣酣暢淋漓的交合完畢,徐芷

晴的小穴都會被操幹的紅腫疼痛,不得已的都要休息一天,也虧的徐芷晴的恢復

能力超強,不論第一天被姦淫的有多累,休息一夜之後,都能恢復如初,小穴和

後庭依然是如處女般緊窄和鮮嫩,只要一穿上衣服,遮住那誘人的酮體,除了體

態和神情上越來越嫵媚外,其他的沒有絲毫不妥,依然高貴清冷,不可逼視,不

過眉宇間的一絲蕩人的騷媚之意卻怎麼也遮掩不住。



一共五座小城,本來最多三五天的事情,這一次卻被兩人整整耽誤了半個多

月,在這半個多月裡,徐芷晴放下了所有的包袱,忘記了林三,和胡不歸歇斯底

裡的性愛交合,胡不歸也在徐芷晴的身上把自己畢生所學的性交方式一個個地用

了個遍,什麼肛交、臀交、足交、乳交、口交等等,這期間不僅胡不歸鞏固了所

有的淫樂技巧,就連本來對各種技巧都很生疏的徐芷晴,也在無數次的調教中,

熟練起來,兩人更是蜜裡調油,如膠似漆。



回到大華軍營的路上,兩人終於不再同騎一匹馬了,這並不是胡不歸不願,

而是徐芷晴怕毀了自己的名節,被林三拋棄,先是以死相逼,而後又答應了胡不

歸某些淫穢的條件,。看起來色慾熏心的胡不歸才放過軍師。



半個多月前,徐芷晴裙子底下一絲不掛地外出巡查,半個多月後又是裡面一

絲不掛的回到軍營,別看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徐芷晴是那樣的不拘小節

,和胡不歸交合時無所顧忌,但到了大華軍營,幾乎這裡的每一個士兵都認識這

位大華女軍師,徐芷晴想到自己裙子下的赤裸肉體,沒來由的感到無比的羞怯,

才空置了半天的菊門和蜜穴又感到無比的空虛,敏感的蜜穴中又開始滲出蜜液



兩人才剛走到軍營大門外,就有眼尖的士兵高呼:「軍師回來了!軍師和胡

將軍回來了!軍師回來了!」



一開始只有一兩個人在那裡喊叫,待得兩人越走越近,越來越多的士兵看到

安然無恙騎著馬歸來的徐軍師和胡將軍,大家一起歡呼雀躍,好似天大的喜事一

樣。



徐芷晴和胡不歸都有些納悶,怎麼我們巡查一次邊境回來,大傢夥兒都高興

成這樣?



帶著納悶和不解,胡不歸拉過一個熟識的小校,一問才知,由於兩人出去了

半個多月,也沒有任何消息送回大華軍營,整整半個多月都杳無音訊,這是從來

沒有過的事情。往常徐軍師去巡查邊境防禦,最多花三天時間,而且還一天一報

,從來沒有忘記過,但是這一次徐軍師和胡不歸一去半個多月,沒有一丁點的消

息傳回。軍營裡,包括林三在內的所有人都以為二人出了意外,幾天前林三心急

如焚,恨不能立刻發動數十萬大軍前往荒漠裡尋找,卻因為大華和胡人談判到緊

要關頭離不得林三這位主心骨,更不能隨便的在這個敏感的時間裡出動大隊的軍

馬,要是胡人將領和軍民誤會,這次兩國快要成功的談判勢必破裂,李泰老將軍

老成持重,最終還是把顧全大局的林三阻攔了下來。



數十天毫無音訊,整個軍營都對二人能否平安歸來絕望了,但是今天,人人

敬愛的大華軍師、女中諸葛正完好無損的騎馬歸來,眾人哪裡還不歡呼雀躍。



得知真相的胡不歸,不由哭笑不得,由於兩人這一路上瘋狂的交合,尤其是

每次兩人共乘一騎時,那種酣暢淋漓的抽插,每次結束都把徐芷晴舒爽到神志不

清、抽搐痙攣,腦子裡除了肉慾就是快感,剛剛有些清明,又被胡不歸玩弄,根

本就忘了時間,忘了往回送消息。胡不歸以前根本就沒做過巡查的事情,加上注

意力全集中在撫媚可人的軍師身上,腦子裡整天想著如何徹底地調教這一平日裡

,可望不可及的軍中女神、男人眼中的尤物,哪裡還顧的其他。所以就沒有托人

往大營送過消息,以至於造成兩人已經身遭不測的誤會。



胡不歸用力地擠到被眾人圍在中間牽著馬匹的徐芷晴身邊,湊到軍師耳邊,

悄聲對她說明瞭事情的原因,說完還「嘿嘿」一笑,對著軍師的精緻的小耳朵吹

了一口熱氣,明白前因後果的徐芷晴臊的耳根一陣通紅,雙腿發軟,本來就滲出

蜜液的小穴更濕了,一種難耐的空虛從蜜穴傳來,要不是周圍有這麼多人,徐芷

晴幾乎都要忍不住用手去自慰一番。



腦海裡忍不住回想起和胡不歸一起瘋狂淫亂的十幾個日日夜夜,徐芷晴只感

覺渾身火熱,努力的不去想,可怎麼也擺脫不了,想著胡不歸那粗大的肉棒在自

己體內進進出出,蜜穴中空虛更甚,淫水流的更快了,開始順著大腿之間的縫隙

緩緩地往下流,股間一陣陣的酸麻,酸軟的雙腿輕微的顫動,幾乎要撐不住了,

圍觀的士兵越來越多,兩人與周圍士兵的距離越來越近,聞著四週一群龍精虎猛

的漢子身上散發出的汗臭味,更是刺激著徐芷晴敏感的肉體,臉上紅坨坨的,彷

彿喝醉了一樣,隨著眾人越擠越近,不時的還有人的胳膊或是其他部位不小心碰

到了敏感的發燙的身體,造成徐芷晴的輕微顫抖和鼻音,幾乎呻吟出聲,徐芷晴

此時迷離的兩眼水汪汪的,臉蛋兒紅的要滴血,胡不歸早就發現了軍師的異樣,

和她有過那麼多次的性愛經歷,胡不歸對軍師的身體和表情變化瞭若指掌,他知

道軍師經過自己一路上的調教和開發,身體和心理要比原來敏感了許多倍,在這

樣的全是男人的場合,加上她裙子底下一絲不掛,難免心裡很緊張,緊張加上心

裡和感官的刺激,讓美麗的軍師已抵達即將高潮的邊緣。



這麼些天的不分晝夜的夫妻生活,讓胡不歸在心裡已經認定軍師就是他的女

人,胡不歸當然不能讓自己的女人當眾出醜,要是自己讓軍師在這麼多的士兵面

前高潮,那軍師還不恨死自己啊,說不定,素來貞潔的軍師還要自尋短見。想到

這些,胡不歸排開眾人,扶著搖晃欲墜的軍師的香肩,板起臉對周圍熱情的士兵

說道:「軍師巡查歸來,已經很累了,大家都各忙各的去,我送軍師回營休息,

順便你們誰去通知下林將軍,就說軍師已經平安歸來,已經回到軍師營帳休息了

,叫他不要擔心,安心和胡人談判。」



一小將走到胡不歸和軍師面前,「胡將軍,林將軍正在胡營和胡人談判,我

立刻就去通知他。」說完便轉身飛奔而去。



等到眾人散開,胡不歸拒絕了想要幫忙的幾個將領,站在軍師左側,左手手

彆扭的扶著軍師的腰,右手摟著軍師的香肩從背後繞道胸前,看似無意的正好隔

著衣服,按在徐芷晴右邊的爆乳上,「哦……嗯……不要……啊……」



不知何時,趁無人注意這邊,胡不歸的淫手已經從徐芷晴的腰上滑到了翹臀

上,兩根粗硬的手指隔著裙子重重的頂在了菊花上,幾乎就要破門而入,按在胸

口的大手隱秘的在挺漲的爆乳上揉捏幾下,有用兩個指頭夾住勃起的乳頭,輕輕

地撚動著。本就欲要高潮的徐芷晴強忍著高潮的衝動,輕聲的呻吟出聲,扭頭望

著一臉淫笑的胡不歸,滿臉哀求之色。



受不得美人那楚楚可憐的哀求模樣,胡不歸停止了褻玩,兩隻罪惡的淫手卻

沒有拿開,就這樣保持著怪異的姿勢,扶著軍師回營。



隨著兩人離開,徐芷晴剛剛站過的地面上,一灘不算太明顯的水跡,正在微

風的吹拂下慢慢的消失。



回營的路,對徐芷晴來說是艱難的,面對熟識的將兵們的問好,不但要保持

平靜的面部表情,還要加緊菊門,防止胡不歸手指侵入,乳房上忍受著粗糙大手

隔著薄薄絲裙的的摩擦。好幾次都要在人前呻吟出聲,但都被徐芷晴咬牙忍住,

心裡對這樣淫弄自己的胡不歸暗恨不已。



一路上的軍官和士兵,雖然發現兩人不太對勁,胡不歸那樣的扶著軍師,有

些曖昧,卻沒有多想,以為是軍師身體不舒服,胡將軍扶她回去休息。兩人因為

怕人看出來,走的有些慢,胡不歸也在這種害怕暴露的遊戲中,肉棒挺直,堅硬

的要爆炸一般,恨不能立馬剝了軍師的的裙子,把肉棒插進那銷魂的淫穴。



眼看回營的路才走了一半,徐芷晴已經到達高潮的臨界點,她知道自己不能

在這裡高潮甚至潮吹,徐芷晴憑著最後一絲的理智,嬌喘著在胡不歸耳邊說:「

抱我回營,我不能在這裡……求你!」



看著軍師那滴水的目光和一臉哀求的樣子,胡不歸也忍不住了,在眾目睽睽

之下一把將軍師打橫抱起,一隻手緊緊地抓住漲挺的乳房,另一隻手鑽進軍師的

裙擺,中指和無名指插進了徐芷晴的陰腔,大拇指則是狠狠地按壓在徐芷晴的陰

蒂上,胡不歸不理會驚愕的眾人,發足狂奔



本就到達臨界點的徐芷晴哪裡還經得起如此的刺激,腦中一片電閃雷鳴,躺

在胡不歸雙臂間的身體,猛地繃得筆直,而後一陣陣強烈的抽搐



「啊啊……」一聲悠長而又撩人心魄的叫聲從徐芷晴那微張的杏口中發出,

讓許多士兵不自覺地立刻肉棒挺立,胡不歸那本就堅硬的肉棒狠狠地跳起,拍打

在徐芷晴肥大的肉臀上,意識到不對,徐芷晴又連忙閉口,浪水一股一股的從下

體噴出,打濕了胡不歸那只扣著她蜜穴的手,順著胳膊往下流。身體抽搐的同時

,徐芷晴的雙手死死地抓住胡不歸的胳膊,胡不歸被抓得生疼,卻也不去理會,

一頭紮進了軍師帳篷裡。



衝進內帳,把還在抽搐的軍師橫放在床榻上,兩條玉腿垂在床沿上,胡不歸

迅速的拉下褲子露出快要射精的肉棒,一把把軍師的裙子從下往上推到腰間,找

準洞穴就一插而入



「啊……不要……啊……會被……啊……發現的……哦……」



原本沈浸在高潮裡的徐芷晴在蜜穴被插入的瞬間,迷糊的大腦恢復了思考,

「這裡是軍營,剛剛營外好多人都看到,胡不歸把自己抱進帳篷裡,好像那時候

自己沒忍住叫出聲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聽到?」



「啊……不……你快出去……啊……」



小聲的呻吟著拒絕胡不歸的侵犯,徐芷晴知道一定不能讓外面的人聽見。



此時的胡不歸哪裡還顧得上軍師的哀求,他都快要被慾火吞沒了,埋頭在軍

事的玉乳間啃咬著,堅硬的肉棒像機械一般快速地進出在軍事的蜜穴裡,才高潮

未退的徐芷晴在這種近乎強暴的攻勢下,敏感的身體很快就來了快感,頭腦裡還

有些許理智,讓徐芷晴無力的抗拒著,但這種抗拒在胡不歸的大力抽插之下,慢

慢的被快感淹沒,高潮中徐芷晴努力的保持著一絲清明。



「啊……輕點……啊……會被人……啊……聽到……啊」



這個時候,徐芷晴已經不能抵禦快感的侵蝕,緊緊地摟住胡不歸的頭,只求

兩人的姦情不被人發現,兩隻明亮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內帳的布簾子,緊張

導致本就很緊窄的小穴更是緊緊地吸咬著侵入子宮的龜頭,吸的胡不歸激爽連連

,強忍住射精的慾望,胡不歸開始了又一輪兇猛的抽插。



徐芷晴只感覺到那火熱堅硬的肉棒好似頂進了自己的心坎兒裡,每一次兇猛

無情的抽插,就如同插進了自己的胃裡,小腹隨著肉棒的進出,一次次的鼓起又

癟下去,如潮水般的快感一波一波的侵襲著全身,沖刷著腦子裡僅剩的一絲理智。



徐芷晴強忍著快感,盡量的不發出舒爽的呻吟,「啊……你……害死……啊

……我了……啊」



「軍師……你要怕被發現……就別叫出聲……」



「啊……你慢點……啊」



「哦……到子宮裡了……哦……」



「啊……別咬……會壞掉……啊……」



「啊……你又掐……人家的……啊……小豆豆……啊……」



大華軍營的軍師帳中,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和女人壓抑的呻吟聲,以及肉體撞

擊發出的「啪啪」聲和肉棒進出小穴發出的「噗哧,噗哧」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連綿不絕,一直持續了半個時辰,才漸漸地安靜下來。幸好林三當初給徐芷晴

建軍師營帳時,為了自己的私心,給增加了一定的隔音效果,要不然兩人的淫亂

聲音就傳到外面了。



「軍師……我要射了……啊……」



「啊……不要在裡面……啊……今天是……啊……受孕期……啊」



「啊……好燙……啊……子宮都……燙壞了……啊……」



胡不歸粗壯的肉棒緊緊地插在徐芷晴的陰道裡,巨大的龜頭鑽進了子宮口,

在那裡噗噗的射出生命的精華,徐芷晴被滾燙的精液激的顫抖連連,不斷的丟精

,「啊……尿了……啊」



一陣便意襲來,徐芷晴失禁了,強大的熱流激射而出,弄濕了兩人的衣服,

也打濕了床榻。



良久,兩人從高潮中回過神來。胡不歸害怕被林三撞見,匆匆地收拾了一番

,穿著被徐芷晴高潮的尿液打濕了的衣褲,裝作很從容的樣子走出了軍師營賬。



「咦,老胡啊,你可回來了,擔心死我們了!」胡不歸剛走出軍師營帳,就

遇到得到消息從胡人大營趕回的林晚榮。



胡不歸聽到是林三的聲音,嚇了一大跳,心想:「還好,沒和軍師來第二炮

啊!要不然,就被林將軍捉姦在床了!哎呀,不好,軍師還沒收拾妥當呢,得想

辦法拖延時間!」



想到這裡,胡不歸故意很大聲的道:「林將軍,托您的福,我和軍師都安然

無恙!」



這時候,一直很關心帳內動靜的胡不歸隱約聽到「」噗通「」一聲,還伴隨

著一聲嬌呼。



原來,帳內的徐芷晴看著胡不歸離去,正要下床收拾一番,猛然聽到帳外胡

不歸大聲說話,而且還是和林三,嚇了一大跳,一聲驚呼,赤身裸體地從床上摔

了下來,還好床塌不高,摔的不重。



徐芷晴立即起身,一把抓過毛巾,迅速的擦掉全身的愛液,蜜穴裡暫時顧不

得清理,找了一件長裙套上,把一片狼藉的性感嬌軀包裹住,又迅速地把濕淋淋

的全是淫水精液尿液的床上用品,收起來,塞到箱子裡,找出一床備用的鋪好,

心裡祈禱著林三晚一點進來,提心吊膽的消滅著內帳裡兩人剛剛歡愛的一切證據。



帳外的胡不歸沒話找話的和林晚榮說著,「林將軍,這次和胡人談判的怎麼

樣子了」



「談判已經快要成功了,細節上明天我再和你說。」



林晚榮的心早就飛到帳篷裡了,想要趕快支走胡不歸,哪知道平日裡一向很

有眼色的的胡不歸,今日不知咋了,就是不肯離去,林晚榮又不好意思趕人,只

好有一搭沒一搭地和胡不歸聊著。



「咦,老胡啊,你衣服和褲子怎麼濕了那麼多?趕快回去換換吧,小心感冒

了。」



胡不歸擔心的就是林晚榮發現自己身上的異常,急中生智,道:「這是剛剛

不小心,喝水時灑了」心裡卻在想「也不知道軍師收拾地咋樣了?應該差不多了

吧!」



林晚榮自以為終於能攆走胡不歸這個電燈泡了,就沒太在意,胡不歸身上散

發出來的騷味,胡不歸不找痕跡的遠離了林晚榮,生怕他發現自己身上的不正常

,正準備找理由說話,卻聽到身後傳來徐芷晴的聲音,「胡將軍,你回去休息吧

!林將軍,咱們裡面說話。」



胡不歸立刻回頭,看到軍師已經掀開門走了出來,早已沒有剛剛兩人歡好的

一絲痕跡,依然白衣勝雪,清麗出塵,嚴肅的表情沒有了剛剛在床上的媚態。



胡不歸看著眼前清冷的不可褻瀆的軍師,和腦海裡剛才那淫蕩嬌媚的女人一

對比,胯下垂著的雞巴,迅速勃起,在身前舉起了一坐帳篷,忍不住老臉一紅,

他的囧態全落在了徐芷晴的眼裡,看著那無數次令自己欲仙欲死的淫棍,餘潮未

褪的身體猛地一顫,子宮裡胡不歸剛剛射進去的精液混合著淫水湧出了小穴,流

到了大腿上,順著細嫩的大腿根下滑著,臉上又泛起了紅潮。



狠狠地白了一眼一臉癡迷的胡不歸,徐芷晴夾緊大腿根,不讓更多的精液流

出,轉身進了帳篷。



這一切,早就進了帳篷裡的林晚榮當然不知道了。



此時的林晚榮正躺在軍師的床塌上,心情激動的等待著美人的歸來,準備和

徐芷晴來一場盤腸大戰呢,可是今天他註定要失望了。徐芷晴回到內帳,心裡很

緊張,她害怕林晚榮發現帳內的淫亂氣味,害怕他發現自己裙子底下一絲不掛的

裸體上男人精液的痕跡,更害怕林晚榮看到她大腿上正在緩緩下流的男精,哪知

道越是緊張害怕,蜜穴裡的精液流的越快,就快要流過膝蓋了,「不行,得趕快

讓他離開,否則就完了。」



最終徐芷晴強硬的拒絕了林晚榮的求歡,答應了他許多條件,並表示自己今

天很累很累,才把慾火焚身的林晚榮連推帶拽的趕出了軍師帳篷。



「呼,好險!」待到林晚榮走遠,徐芷晴拍了拍顫巍巍的胸脯,一下子坐到

了冰涼的地面上,蜜穴裡再也夾不住了,淫水混合著精液大股大股地流到了地上

,形成一個水窪。想著剛剛差點被發現的情景,蜜穴裡又有了快感,忍不住把手

插入下體自慰起來,「哦……壞蛋胡不歸……哦……你害的人家差點就被發現了

……哦……」



「哦……林三你個混蛋……為什不留下了陪我……哦」



「啊……怎麼流了這麼多……啊……該死的胡不歸……啊……全射在人家裡

面了……啊……哦」



………………



第二日,又是一個艷陽高照地晴天,徐芷晴早早的來到了中軍大帳,心想:

今天這麼早,肯定是第一個了!



掀開帳簾,不想卻看到了那張又愛又恨地臉,是胡不歸。



昨天胡不歸回到自己的營帳,雞巴硬是挺立一夜,回想著這些天和軍師的淫

亂,激動的一夜沒睡,早上天沒亮就到了中軍大帳,沒想到還沒一會兒,就等來

了想了一夜的軍師,胯下的帳篷挺的更高了,一陣涼風吹來,徐芷晴感到下體一

陣清涼,突然想起,自己忘了穿內衣內褲了,這近一個月的時間裡,每天都不穿

內衣內褲,害的自己都忘記了穿,都是眼前這個壞蛋害的,那樣的作賤自己,玩

弄自己,想著想著,雪白的長裙下赤裸敏感的身體又有了反應,乳頭悄悄地勃起

,頂在衣服上,隨著越來越重的呼吸摩擦著,蜜穴裡又濕了。



徐芷晴想著離開這裡,雙腳也不聽使喚,向著一臉期待的胡不歸走去。



看到軍師走了進來,胡不歸一步跨到徐芷晴跟前,一個熊抱摟住了一臉嬌羞

的軍師,逮住那迷人的櫻唇吻了下去,「嗚……不要……嗚……」



徐芷晴到嘴的拒絕被吻回了肚子裡,傲人的雙峰再次被那熟悉的大手佔據,

不斷變著換形狀,粗壯有力的大腿頂在了她兩腿之間,不輕不重地隔著裙子摩擦

著早已經濕了的嫩穴。胡不歸的大舌頭伸進了徐芷晴的口腔裡,勾住徐芷晴的小

香舌,使勁兒地吮吸,又大又長的舌頭幾乎伸進了徐芷晴的喉嚨裡,徐芷晴被動

的回應著,一個長長的舌吻,令徐芷晴呼吸困難,差點背過氣去,終於分開,徐

芷晴大口大口地喘息著,二人混合的唾液順著徐芷晴那微張的嘴角緩緩下流,順

著白裡透紅的脖頸流到了高聳的胸部,打濕了胸前的薄紗和裡面的爆乳,氣剛剛

喘均勻,徐芷晴就揮起粉拳捶打著胡不歸的胸膛,「呼……你好壞……又來欺負

人家……呼……」



任由嬌羞的軍師捶打,看著徐芷晴那含羞帶怯的樣子,簡直美艷極了,看的

胡不歸堅硬肉棒的馬眼不自覺地冒出淫液來,也更硬了。



「軍師,你好美!」聽到胡不歸的誇讚,加上小腹上頂著的硬物,隔著兩人

衣物,徐芷晴仍然感到那裡的火熱滾燙,嬌軀更是酥軟,蜜穴裡一陣酥麻



「軍師,你又濕了!」摸了一把徐芷晴的大腿根,發現那裡已經濕淋淋的了

,故意的調笑她,胡不歸就喜歡軍師那羞怯無比的模樣,那樣會使他更興奮,更

具有征服的快感。



「軍師,你怎麼又不帶胸罩,也不穿內褲啊?」



「軍師,你的乳頭都立起來了,你看,捏都捏不動。」



「哇,軍師,你下麵好多水呀!都流到膝蓋了,裙子都濕了一大片呀!」



「啊……求求你……別說了……好羞人!」徐芷晴終於受不住了,開口求饒

,身體的需要也越來越強烈。



「你……要弄……就快一點……一會兒就該來人了……」徐芷晴意亂情迷的

喘息道。



胡不歸也不再挑逗,抱起軍師酥軟無力的身子,讓她趴在營中的桌子上,屁

股對著自己,掀起絲裙,掛在軍師的纖腰上,掏出漲的發疼的粗大肉棒,對準春

水氾濫的淫穴,一捅而入,就是一陣狠插。



「啊……好漲……啊……」插入的瞬間,就被送上了高潮,徐芷晴使勁兒的

昂起頭,情難自禁的發出呻吟聲,睜開媚眼,無神的望著營帳的大門,杏口微張

,晶瑩的口水順著精緻的下巴滴落在辦公桌上。



胡不歸也擔心被人發現,不敢保留,瘋狂的抽插百餘下後,緊緊的抵住軍師

的雪白的打屁股,精關一鬆,大量的精液激射到了軍師的子宮深處,燙的徐芷晴

連連顫抖,再一次被送上快樂的雲端。



趴在徐芷晴背上休息一陣之後,胡不歸拔出了仍然堅硬的肉棒,看準軍師那

隨著喘息一張一合的後庭花,就要一插而入時,「咚,咚,咚……」營外突然響

起了鼓聲。



還沈浸在情慾中的二人陡然清醒,開始很有默契的收拾起來,很快,兩人就

收拾完畢,徐芷晴只是簡單地套上了來時的那件白色絲裙,汙穢的身體也沒來的

及清理,兩人目光不自覺地碰到一起,胡不歸咧嘴一笑,迅速的溜出去了。留下

徐芷晴低著頭,脖頸再次羞紅,撇過頭去,不去看他。



看著胡不歸想做賊一樣的溜出去的身影,徐芷晴不禁想到剛剛他那膽大包天

淫弄自己的情景,心情很是複雜。整了整心神,徐芷晴又恢復了往日冷冰冰的軍

師形象,但神態中總抹不去那一絲媚意。



徐芷晴原本可以趁著大傢夥還沒有來到的時間裡,也溜回自己的營帳,清潔

一下白色絲裙底下汙穢不堪的身體,順便還可以把忘記穿戴的胸衣內褲穿上,但

不知怎麼的,徐芷晴想起了上一次自己也是如此打扮來到這裡議事,還被一群色

慾熏心的將官佔便宜的情形……想到這裡,剛剛被姦淫的身體猛地一陣酥麻,就

好像有好幾雙大手正在愛撫自己,身體又起了反應,鬼使神差地沒有挪動腳步,

在要不要回去換衣服這件事上做著思想鬥爭。



時間在徐芷晴的猶豫不決中悄悄流逝,不大一會兒,就有一人掀開帳門,探

頭探腦地看了看帳內欲要進來,一陣風吹來,正站在帳門不遠處做思想鬥爭的徐

芷晴,裙子被風掀起,感到雙腿一陣清涼, 「啊」連忙拉下被風掀起的裙擺,

跑到辦公桌後坐下來。



進來的人正是上次在主營裡大肆占軍師便宜的杜修元,聽到女人的驚叫,杜

修元才發現空空蕩蕩的大帳裡有人,一大早的,大帳裡還有些昏暗,看不清帳裡

人的臉。但是整個軍營裡就徐軍師一個女人,杜修元瞬間就明白了,剛剛那個驚

叫的人是昨日才回營的徐軍師。



杜修元的心情激動起來,因為剛剛掀開帳簾的瞬間,他隱隱約約的看到軍師

的裙子似乎被風吹起,露出了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心裡一動,「難道軍師又和

上次一樣,沒有穿戴內衣內褲嗎?」心裡想著想著,胯下的雞巴一下子硬了起來。



杜修元壓下激動無比的心情,走到桌子前,拱拱手對坐在桌後的徐芷晴關心

地道:「軍師好,您昨天才回來,怎麼不多休息一下,這麼早就來了?」



正擔心自己走光被杜修元看到的徐芷晴,聽到他問候關心自己,還以為走光

的事情沒被看見,鬆了一口氣。連忙正色回道「我離開軍營將近一個月了,今日

自然要早些了!」



「不知軍師這次去巡查邊防,有何收穫?是不是遇到了危險?這麼長時間沒

有消息,營裡的將士們都很擔心吶!」杜修元又關心道。



徐芷晴聞言,臉色騰地紅透了,想起此次出遊和胡不歸那樣沒日沒夜的淫亂

情形,本就還很敏感的身體不禁一顫,感覺到一大股熱流從蜜穴裡湧出,一時間

羞的不知怎樣回答。



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道:「嗯,此次出行卻是不太順利,等一會兒大家都到

齊了,再告訴你們吧!」



嘴裡應付著杜修元的疑問和關心,徐芷晴的腦海裡卻不停地閃過她和胡不歸

在草原上淫亂纏綿鏡頭,幾乎被徹底開發的成熟而又敏感的肉體,不禁一陣陣的

顫抖著,蜜穴裡淫水流個不停。



徐芷晴極力的控制著身體,努力不讓眼前的杜修元發現異樣,她的思維和感

官都集中在身體和腦海裡的畫面上,偶爾回過神,有一句沒一句地應付著杜修元

閒聊,連對方說些什麼都沒有聽明白,直到一雙大手覆蓋在她顫抖的香肩上揉捏

按摩著,徐芷晴才一下子回過神來,「你……你幹什麼?快些下去!」



不知何時,杜修元已經站在徐芷晴的身後,給她按摩起肩膀來了。



「咦?軍師,不是你同意我給你按摩一下肩膀嗎?怎的又……」看著軍師那

緋紅的側臉和脖頸,杜修元故作詫異道,手上卻是不停,又揉又捏的。



「嗯……我……我有說過嗎?……嗯……」



徐芷晴被捏的一陣舒服,顫抖的身體慢慢的放鬆開來,疑惑間不禁輕輕地呻

吟一聲。這一聲嬌媚而又柔弱的呻吟,差點把杜修元的魂都要勾飛了,站在軍師

背後,兩隻色眼死死的盯著徐芷晴領口下露出的雪白玉乳,幾乎可以看到大半個

乳球,那深深的乳溝緊緊地吸引著杜修元的目光,嘴裡肯定的道:「說過,說過

,你有說過!」



由於某些原因昨夜並沒有休息好,確實需要放鬆,按摩一下也好,更何況這

杜修元只是很規矩的給自己按摩,讓敏感的身體再度酥麻陣陣,煞是舒服,似乎

被人愛撫一樣,下體的蜜液流的更快了。



忍住呻吟的慾望,徐芷晴羞澀的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著身後男人的按摩,

本來緋紅的臉色在徐芷晴努力的調節下逐漸的恢復著。



卻沒有注意到杜修元那似要噴出火來的目光緊緊盯著自己姣好的嬌軀,胯下

的肉棒早已經堅硬的挺立著,幾乎就要碰到徐芷晴的香臀玉背。



手上按摩著的位置也不自覺的漸漸擴大,幾乎就要碰到徐芷晴飽滿的側乳。

不多時,許震、李聖等諸將陸續到來,眾人進入營中,看到正在假寐的軍師正被

杜修元按摩著香肩的場景,在一瞬間的驚訝過後都默契的選擇了無視,心裡都不

禁隱隱的有些期待。對於軍師身後的杜修元,眾將恨不能一腳將他踹下去,自己

取而代之。



徐芷晴在諸將官到來時就睜開了假寐的美眸,掃一眼到齊的諸人,卻沒有發

現李武陵和林三,知道他二人今天不會來了,不禁有些失望又有些興奮。對於身

後正賣力給自己按摩的杜修元卻也沒有叫他下去,任由他給自己揉捏著香肩玉背。



點卯過後就是商議日常事物,由於徐芷晴近一月未歸,好多事情都耽誤下來

,累積的大大小小的瑣事無數,一開始眾人還規規矩矩的在桌前一個個的發言論

事,待到後來越來越多的傢夥看到軍師胸口那薄薄的絲裙下突起的兩點,眾人心

照不宣的露出一絲『你懂得』的淫笑。



一開始徐芷晴聚精會神埋頭處理著堆積如山的檔,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沒有

戴胸罩的事實已經被所有人發現。等到她不經意間擡頭,才發現一群男人正一個

個瞪大著綠油油的眼珠子,喘著粗氣,圍在自己身邊,都在自己身上瞄來瞄去,

恨不得看到衣服裡頭去,徐芷晴這一擡頭,嚇得眾人趕忙紛紛移開目光,臉上像

做了賊一樣的尷尬,徐芷晴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兩個乳頭正高高挺立,頂在薄

薄的絲裙上,很是顯眼,怪不得他們這樣子了。



徐芷晴知道又被他們發現自己沒有穿戴乳罩,感覺到自己似乎是赤裸在眾人

面前一樣,一股暴露的刺激讓徐芷晴心跳加速,蜜穴裡肌肉顫動,泌出了更多的

汁液,渾身上下更燥熱了。



「看吧,讓你們看,憋死你們這些色狼!」



徐芷晴看到眾人微微彎著的腰和它們胯下頂起的一個個小帳篷,不禁這樣想

到。於是有意無意的露出更多雪白,硬硬的乳頭隔著衣服被大家看的更是清楚,

竟開始似有似無的挑逗著眾人敏感的神經。眾人發現軍師不但沒有去迴避大夥的

目光,似乎還有些可以讓大家一飽眼福的意思,於是都心思變得活絡起來。



在這種旖邐的環境中,眾人心中的慾望漸漸地佔了上風,慾火早就在發現軍

師沒有穿戴乳罩時被挑起,一個個肉棒堅硬,把褲子頂起了小帳篷,於是就有人

藉著討論軍務的理由貼近徐芷晴,趁機在軍師的香肩或是玉臂上刮蹭幾下,或是

斜著眼睛在徐芷晴的領口裡欣賞著軍師那讓人饞涎欲滴的露出大半的乳球。



一開始,徐芷晴還有些閃躲,可漸漸的敏感的身體在這樣的半是暴露半是被

愛撫的情況下,快感越積越多,看看周圍那些舉著帳篷的男人,忍不住想挑逗他

們一下,伸了個懶腰,故意的挽起衣袖,露出雪白的藕臂,看的眾人是一陣一陣

的吞口水,同樣的,一眾男人在這樣看似無意的挑逗下,對軍師的身體侵犯進一

步加劇,藉著靠近的機會,有時手肘都碰到了徐芷晴藏在衣服裡的爆乳,徐芷晴

也感覺到身上的侵犯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膽,不僅僅是是手肘的觸碰,甚至有人

用手背去摩擦自己的乳頭,用下體的帳篷隔著衣服去摩擦自己的手臂。



徐芷晴難受極了,慾火熊熊,卻得不到慰藉,下體的空虛與酥麻,讓素來堅

強冷靜的軍師差點就忘記了身在何處,恨不能脫了衣服和眾人就地盤腸大戰起來

。但是一想到這樣做的後果,徐芷晴立馬絕了這種念頭。



肉體的侵犯還在繼續,但徐芷晴的身體就是達不到釋放的臨界點,慾火的積

累不斷加劇,徐芷晴想要釋放,又不能太過火。



等一人下去,立刻就有兩個人一左一右的圍了上來,是許震和李聖,他二人

因為和林三關係很近,平時和徐芷晴接觸比較多,徐芷晴有心挑逗他們,待他們

貼近自己,假裝不經意間用自己的一雙裸露的玉臂壓上兩人胯間高舉的帳篷,並

輕輕地摩擦著。



起初兩人不禁同時身體一震,差點射了出來,強忍著射精的慾望,對視一眼

,兩人不約而同的更加貼近徐芷晴,堅硬的帳篷在徐芷晴擡起雙臂的空當重重的

頂在一對爆乳上,弄得徐芷晴緊咬著嘴唇才忍住沒有呻吟出來。



正當眾人都沈浸在對美艷的軍師揩油的事情中,誰也沒有注意到眾人中一個

個子矮小的傢夥,悄悄的趁大家不注意,鑽到了被桌布遮掩的嚴嚴實實的寬大的

桌子下麵,徐芷晴此時整個人正緊緊地貼著桌沿,一雙潔白修長的美腿在情慾的

作用下,在桌子底下絞動摩擦著,本來過膝的裙擺早就在雙腿的摩擦下被拉到了

大腿上,濕漉漉的蜜穴一覽無餘,大腿上的裙擺依然在雙腿的摩擦中不停地被向

上褪去。



桌子底下的人沒想到自己鑽入桌底見到的竟然是這樣的淫靡情景,眼鏡一眨

不眨的盯著軍師的兩腿之間濕的一塌糊塗的還在不停流著淫水的蜜穴,迅速的把

褲子褪到了大腿上,露出和身材不成比例的巨大的堅硬肉棒,擼動一會兒,尤覺

得不夠過癮,便橫下心來,悄悄的把軍師的裙子慢慢地往腿根上拉,長時間的暴

露和被眾人揩油,讓徐芷晴難以忍受蓬勃的慾火,好幾次都要不顧一切的伸手去

給最是不堪的蜜穴去去火,卻是因為在場人是在太多,讓她太過顧忌,無法放得

開。



徐芷晴並不知道自己赤裸裸的下體已經暴露在一個乾癟瘦小的男人面前,依

然在不停地雙腿摩擦,以減輕蜜穴裡的瘙癢和空虛,就在徐芷晴放在桌面上的一

雙玉手被膽大包天的李聖和許震二人各抓一個,按在他們下體高高挺立的帳篷上

揉搓時,徐芷晴發覺桌子下有一雙手攀上了她赤裸的大腿,一條濕熱的舌頭在自

己光溜溜的大腿上來回舔弄著,腳上的繡花鞋也被那人脫去,一個火熱堅硬的柱

狀物體塞進了自己兩個腳底板之間,並且在上下活動著,徐芷晴知道那是男人的

肉棒,本就渴望肉棒的身體本能的用力加緊,自覺的給桌子下的男人足交著,本

來準備加緊的大腿也本能的打開,等待著那人的入侵。這麼多的事情也就發生在

短短的一瞬間,當徐芷晴雙足夾緊男人肉棒的同時,雙手同時不自覺的抓緊手心

裡的兩隻肉棒套弄起來,發現這種情況後,嚶嚀一聲,徐芷晴羞憤欲絕,今日,

自己的清白毀了。



雖然很羞憤,但是手上腳上卻沒有停下來,許李二人沒想到軍師竟然這麼浪

,給自己打手槍,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迅速的解開腰帶,退下褲子露出露出火

熱的大肉棒,拉過徐芷晴的玉手就那樣在眾人面前套弄著,「啊……你……你們

……啊哦……」尖叫出聲,徐芷晴羞的說不出話來,第一聲「啊」是被許震李聖

二人在自己面前袒露下體給驚的,本想拒絕他們,但桌子下麵的那人卻在這時用

手指和舌頭同時對自己的蜜穴發起了攻擊,長時間的空虛被那人粗糙的手指填滿

,嬌嫩的陰蒂被那人牙齒輕咬著,徐芷晴感覺到一陣酥麻的電流從下體傳遍全身

,整個人一陣顫抖,蜜穴裡噴出大量的淫液,雙手死死的抓住手裡的粗大肉棒,

她高潮了。從高潮中回過神來的徐芷晴擡頭看了一眼袒露著下體,高舉著肉棒的

眾人,知道今日是在劫難逃了,於是橫下心來,對眾人道「我可以幫你們射出來

,但是絕對不能真的做那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