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四海龙女4-6
四海龙女4-6

第四章 二十八宿遇东风



东风一听双方的对话,其中大意已了解一半,目视壮汉道:“谁把她卖给你的?”

“她哥哥!”

“岂有此理,哪有做兄长的把妹子出卖之理。”

那少女绕道东风身后道:“我哥哥赌输他百两银子,因为没有钱还他,他就硬逼着我哥哥把我卖给他。”

“朋友,我不过是问赌博对不对,何况这位姑娘本身未曾赌博,她哥哥输了钱,你只有问她哥哥要,她没有卖给你。”

“朋友你贵姓?”

“东风!”

“姓东的,你要管闲事?”

“我要管一切不合理的事,阁下三河帮在太华山小有名气,请带话给你的帮主,我会去找他,强逼良女作赌账,我要他给我一个交代。”

“凭你要找我帮主?我就可以给你一个交代。”

“那就报上名来!”

“我是华阴堂副堂主卞良!”

他说完扑身而上。

壮汉双掌刚刚碰上东风前胸,猛的狂吼后退,只痛得连连打转,那张脸简直难看极了,更变难看的是他十个指头,好像十根短面条一样,原来骨头全碎了!

东风不理,侧身问少女道:“你住在哪里?”

“公子,我住在渭南城。”

“我送你回去?”

“公子真姓东风?”

“姓还有假?对了。”

“我如判断不错,那姓卞的回去不会甘休,他会找帮主来找你哥哥要人,甚至硬抢你回去。”

“东公子,那怎么办?”

“我自己不能去替你解决问题,我会找朋友去华阴堂说,不然你家就在渭南城难以安全了,不过你放心回去,我救了你就得救到底。”

“谢谢公子,我叫秋菊,只有三个哥哥,没有父母了,出卖我的是大哥。”

“你二哥和三哥不过问?”

“大哥会武,他也是三河帮的,二哥三哥不会武,他们不敢说话。”

“你大哥该死!”

秋菊道:“公子,渭河一带是三河帮的势力范围,你如何对付啊?我见你武功虽然很高,但他们人多势众呀!”

“那你不用担心……”

“啊呀!东哥,你在哪里。”

一条人影如飞,出现了小丑,东风大喜道:“年松,你来得正好,快帮我送这位姑娘去渭南。”

“哎呀!东哥,我是寻你有急事呀!”

“什么急事?”

“捕风道人道四清用邪法捉去了律平郡主李香兰,我师傅打了大半天还是让他脱了身,他的邪法很了得。”

“你怎么知道被捉的是律平郡主?”

“哎呀,当然是京里人说的呀!”

“那妖道现在什么地方?”

“师傅要我告诉你,可能藏在兰关附近。”

“在终南山东北角?好,我这就去。”

他把秋菊的经过向小丑一说:“你要帮我摆平三河帮,不要让秋菊家里有后患。”

“三河帮我熟,算不了什么,一切有我打包票,你先走。”

“小丑,别吹大气,办不好我会拔你的皮。”说完长身而去。

不到一个时辰,东风已经到终南山西面山区,他正待转向东北角时,忽然响起一声银玲般的叫声:“小酒鬼!”

声落人现,东风一看是“秦岭剑隐”巴洛川之女巴君媚,不由暗叫:“麻烦来了!”

“东风,你为何在这里?”

口气不似已往骄蛮,东风愣了一下:“巴姑娘,你是单独一人?”

“我几时有过同伴?”

“你找我……不是打架……”

“算了,我不找你了,我永远也打不过你,我是去兰关!”

“兰关?”

“救一个人!”

“律平郡主!”

“吓,那你也是了?好极了!”

“你……你不要动!”

“我怎么啦?”

“让我看看!”

“哎呀!我脸上长了什么?看得这样近。”

“你从哪里来,经过些什么地方,有无发生什么事?”

“连珠炮呀,慢慢问啊!”

他把东风的话想一想:“我由长安来,经过的都是大路呀……哎呀,不久前有人叫我的名字,但我又没有看到人。”

“不好,你的元神遭遇阴邪侵犯,命门发青,快找地方休息,我替你运真火逼逼看!”

“我……哎呀,我真有点心闷。”

东风将她带到路旁一岩石后,叫她坐下:“你先平息定神!”他说完忽又迟疑起来了。

“你怎么了?”

“君媚,我还是先送你回去!”

“干啥,你不帮我?”

“不是,你是内行,当知我要向什么地方发功。”

巴君媚闻言,忖道:“他要双手按住我心胸……”

想到那地方,她忽然轻笑道:“你是花花公子呀,怎么了,装伪君子。”

“不是我装,而是你的清白!”

“噗嗤!”巴君媚笑了:“你也有分寸,运功吧!我只要你摸我的身子。”

“君媚,我是独身者啊,将来你……”

“笑话,你能独身我不能?快动手,难道要我送上去。”

东风双掌一伸,立即按住她双乳之间。

“不怕有外力侵犯?”

“我如有师傅,我想连我师傅也侵犯我不成。”

“你到底练了些什么奇怪武功?”

“不要打搅我!”

运功不到一刻,巴君媚察出体内发出嗤嗤之声,非常难受,但东风双掌所及之处,她又感到微妙无穷的享受,她这时觉得眼睛特别明亮,不由自主的在东风脸上打量,东风的英气,使她爱不眨眼,可惜不能动,否则她非吻他不可。

“好了!”

东风双掌一收,巴君媚猛然扑上,紧紧抱住,吻呀吻呀!

“别闹了,救人要紧?”

“你是小丑通知你的!”

“对!”东风领先冲出。

“我是老丑说的!”她紧紧跟着东风狂奔。

“到了兰关时,你要当心。”

“那妖道的邪术?”

“邪术对你也许没有多大作用,他的身法虽是出了名的快,但你只要发出真气护身就行。”

“担心他的‘锁筋功’?我不怕。”

“锁筋功能破罡气,你的剑锋勿让他近身。”

“你已了解他的一切了?”

“不尽然,我近来酒都少喝了,尽量研究各门各派的武功来源,我想各路邪门的武功都不出我研究的范围,除了真正妖鬼邪魔,我想我已知道不少!”

“对了,我遭遇什么邪气侵入元神?”

“你知道最近在秦岭山区出了凶灵吗?我在找凶灵。”

“哎呀!那喊我名字的是凶灵?”

“只怕不是,凶灵要在申时过后才出现。”

“那我遭了什么邪门?”

“你平时在外太大意,武功是保身第一,你为何未提告警觉?你遭遇的可能是妖人所练的侵元邪法,那也非常可怕,如果不是我提早发现你就会元神大伤,时间一长,你功夫必定大减。”

“我不知道是妖人在暗中喊我呀!”

“江湖处处是险,一不留神,就有杀身之祸,他喊你,你不见人就答应。”

“我听出是女子声音啊!如果是男人声音我就不理了。”

“嗨,男人就这样讨厌,难怪你要杀我。”

“现在我爱你呀!”

“不怕臊!”

“我才不,我敢爱敢恨,作什么保留?”

“注意,快到了。”

“这一带没有幽密之处藏身,那妖道如何躲藏?”

“查查废山洞!”

“东风,假设那妖道把郡主加害了怎么办?”

“他不会杀她的,妖道捉郡主必定另有用心。”

“哎呀!是不是郡主很美?”

“你是说……”

“他会那个呀……”

“天下美女多得很,要那个……何必找官家,那他就是自找麻烦。”

“是呀,你说得也对!”

“不一定对,妖人行事,往往难以颇测。”

天也黑了,二人走的全是荒野,道路起伏不平。

东风道:“我察出左侧有火光。”

“我看不见啊?在哪里?”

“你还不行,不是明火,跟我来。”他抢先向一黄土丘上奔去。

“到了!”东风轻声道:“提高轻功!”

这时巴君媚从内心佩服东风的武功了,原来黄土丘后面现出窑洞,火光是在洞内,光映上空气层,淡得连武功高的她也看不出。

“快,洞中有人!”

“几个?”

“一个,也许不是妖道在内。”

巴女轻声道:“发现得快了,不会这样巧吧?”

“不管他,我们下去。”

土丘后面是一道千沟,废窖似还不少,二人提功入洞,突见里面火光下有个赤裸裸的女子躺在地上。

东风立即后退道:“君媚,你进去,她被迷药迷住了。”

“我们同时进去呀!”

“我不便!”

“只有你我两人,有什么不便,你真是,难道怕我害羞?”

“不,也许她是郡主!”

“郡主又怎么样?来呀……”她硬把东风拉进去。

“哎呀,只怕已被妖道强奸了。”

“君媚,你先查一查,看是否已被妖道侮辱了。”

“我不懂怎么查呀,又不是我自己。”

“傻丫头,看看那上面是否有脏东西,再看被子上。”

“不不不,我还是不懂,你来你来,哎呀!她的乳房好小。”

东风见她太天真,叹声道:“你也不小了,怎么不保留一点。”

他只有自己查了。

“保留,我在你面前还装腔作势……”

“阿媚!她没事,你快替她穿衣服,穿好后再弄醒她。”

“怪啊!”媚女一面穿一面发出疑问。

“你怎么啦?”

“妖道连衣服都脱光她的了,怎么还不……”

“也许当时外面有动静,妖道来不及就追出去了。”

“嘿嘿嘿嘿!何方朋友在此捣乱……”

巴君媚闻声,拔剑冲出。

“阿媚……”

那还能喊得住,巴君媚已经在外动手了。

东风不放心昏迷的郡主,无法分身,他立即解救,但一下如何能醒,洞中连一点冷水也没有,只能够运功疗伤了。

良久,那女子终于醒了,但还是有点糊糊涂涂。

“姑娘快清醒,你是哪里人?”

“你……你这妖道……”

“姑娘醒醒,我不是妖道,我是来救你的,你是谁?”

“大胆妖道……”她突然跳起,但一看前面是个青年,她又愣住了。

“姑娘,我叫东风,是来救你的。”

“妖道呢?”

“你听在外面打斗,我的朋友在外捉他……”

不对,外面的喝叱声越来越远了。

“我是郡主,快送我回蓝田城。”

东风不乐:太大的口气,但也忍住。这时忽听外面有人大声道:“东公子,东公子……”

“啊!‘京华神铐’,你来得好,郡主无恙。”

洞口进来一位中年胖子,他是九门提督第一号铁捕,人称“京华神铐”,算是东风最早认识的人物,可惜他对东风也止于要好而无深刻的了解,公门人称他肥龙。

“郡主,你受惊了!”

“肥龙,这是什么地方?”

“郡主,这是终南山区,外面有轿,请郡主动身。”

“这位侠士,谢谢你了。”

“不要客气,郡主请。”

当郡主行出时,肥龙回头道:“东风老弟,那位女侠已经追往终南山区深处了。”

“原来你是见到她才找来的,你们走吧,我在这里等。”

一顿又道:“对了,妖道为何向郡主下手?”

肥龙轻声道:“量天尺是一对,失去一半,还有一半在三王子手中,你明白吗?什么,妖道要以郡主向王子换量天尺!”

东风猛朝终南山追去,他已担心巴君媚中了妖道的道。追入终南山区,还是不见巴君媚,东风真有怀疑,当然他也有点急,正在奔进去,东风忽然一顿,原来他已发现怪事。

在一处小石峰上,这时东风在峰下林中一眼看到一个道人,他不加推测,那就是捕风道人,心想巴女一定是追脱梢了。

道人是坐在峰顶岩石上,他的对面竟有个老妇。

“令主!”捕风道人说话了。

“道长,不要客气,我们都在王中王座前共事,你还是位居坐客,有话尽管说。”

“令主,贫道惭愧,郡主恐怕丢了。”

“道长,王中王不会怪你,郡主之事到此打住,那一半量天尺在三王子朱牧手中,此计不成,再想别的办法。”

“令主,为何阻止贫道向巴君媚动手?”

“不行,巴君媚之父巴洛川也是王中王要他归顺的人,你杀了巴君媚事小,失去巴洛川可惜。”

“大王另外有指示吗?”

“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令主请说!”

“道长,今晚与巴君媚同行的有个名为东风的青年,我发现他好酒色,他还和王座对手大神教教主神州魔座前两执法有一腿,此人非常神秘,也十分可怕,当我把所见禀明王中王后,大王非常重视,现已下令,要我们尽一切手段将他弄到手。”

“贫道将他捉去见大王就是!”

“道长,不是我小看你,只怕你我联手也不是他对手。”

“那怎么办?”

老妇道:“先试探他的武功,如果证明他是我想象的奇才,那就只有攻其弱点。”

“酒和色!”

“用谁去试探?王父的八大金刚?二十八宿?三十六将?七十二煞?……”

“我现在已将八大金刚带到了,过后还有二十八宿要赶到。”

“攻其弱点呢?”

“道长,你很清楚,王中王百花宫美女如云,人人绝色,尤其管理百花宫的十位宫主,更是天姿国色,一个一个的向他下手,我不信那东风不上钩。”

“何时采取试探行动?”

“马上,你去引那青年到终南山古洞前去,我将二十八宿埋伏在那里,到时你勿加入。”

“令主,要贫道勿加入又是为何?”

“道长,二十八宿的武功各有特长,人人勇不可挡你是知道的,何况他们还有阵势,你如加入,必定妨碍他们行动。”

“原来如此,那贫道去了!”

“道长,那东风到峰下,我们谈话他听不到,但已引起他的注意,你由西面下去,记住,不要和他动手,动手你必吃亏。”

“是,令主,贫道告辞!”

“还有……”

“令主请说!”

“大神教在附近经常有重要人物出现,最好暂时不理。”

“他们如采取攻击行动呢?我不能不出手!”

“道长要出手是自然的,王中王所有属下遇到攻击也会出手,但千万不可暴露我们是王中王的手下,时机未到,一切谨慎。”

当捕风道人跃下峰顶时,东风闪身追出,但他确实不知妖道和那老妇说些什么东西。

妖道已经发现东风追他了,立即展出他的诡秘轻功。

东风到了一座崖前,他忽然停住,忖道:“妖道的行动有点诡诈?我和他没有见过面,他不可能是怕我,这是为何?”

艺高人胆大,东风已知有异,但他又向前追,约到四更,他忽然察出妖道失踪了,抬头一看,当前竞是一座悬崖,陡然,他觉出进入神秘人物的包围了。

“朋友,出来啊,有什么目的说出来?”

忽见四面涌出二十八个奇形怪状的彪形大汉来,而且各个手中都使不同的兵器。

“哈哈,各位是那一路的?”

二十八名大汉无人答话,他们只是齐步朝东风围拢过来。

“嗨,想以多为胜?行!我替你们取个雅号好了,哑子帮,出手好了。”

二十八名大汉这时齐发快招,怪啸连连,如风卷残云。

东风看出是一种阵势心中一愣,但不慌不忙,双掌试探的攻出,这一攻,二十八名大汉又将包围放大,然而在东风一送之霎,他们又包围而上,同时东风觉出有一股强大的压力愈收愈紧。

“好哇!想累死我!”他说着化圈为掌,立即展开雷霆万钧之势,也许因情况不明,东风无意下杀手。

二十八名大汉见东风劈冲不断,无不大惊失色,这时包围更加放开啦!

“住手!”东风突背手而立。

这种突然的举动,立使二十八名大汉愣住了。

“你们不是哑子,你们到底是什么路子?哈哈,保证如你们所愿,来呀!我不动手,你们来绑好了。”

这又是大违常情的举动,为势所逼,二十八名大汉站出一个开口了:“阁下的武功确实使我等佩服。”

东风道:“你们只是试探我的武功?”

“还要请阁下进洞中一谈。”

“哈,先兵后礼!行,请带路。”

洞宽而深,后面是座庭院似的广洞,这时竟火把通明,同时洞中央还摆下一大堆名酒家肴,东风暗想:这是预谋。

“大侠请坐!”

二十八人围一堆,留下上手空位。

东风不客气,就在上首坐定:“各位可以报名了,我叫东风。”

那为首的拱手道:“在下等人称二十八宿……”

“啊,那你是角宿苍龙之首了?”

“是的,我们有意奉大侠为首领!”他说着一举杯。

东风举杯一口而干……“好酒”,一顿:“不行,我是独来独往惯了,也不配做诸位的首领。”

角宿突然哈哈大笑道:“我们已经决定的事,绝对要实现,你不答应也不行了。”

“有这种强迫他人做首领的事?”

“不错,你不答应就是死,因为你喝的是‘百功散’,我给你三天考虑,三天之内还有救,过了三天你就是个废人。”

东风闻言,几乎笑出声来,忖道:“我的武功能避百毒,连立即死亡的鹤顶红我都不怕,管你什么百功散?”他的笑未出声,但故意大惊道:“我上了你们的当?”

“东风大侠,你千万别运功,否则立即使武功散失啊!”

这时东风怒道:“你们太不通清理了!”

突然从洞外隐隐传来几个女子的声音,角宿立即道:“那位兄弟出去查看一下,看来的是什么人?”

一个大汉急奔出去,但一会又回来道:“大哥,外面有四个女子,三个是大神教的执法,一个就是巴君媚,她们要攻进来了。”

角宿向东风道:“那时四位绝色美女,只要你同意做我们首领,我们就把她们捉来作你的夫人。”

东风考虑:四女如果打他们不过,势必有伤亡,只要我不反对,这二十八人就连伤都不会伤他们,当然我也不能答应。

他不做声。

“东风大侠!就这样说定了!”二十八人已全部出动了。

“笨蛋!”东风骂出口了,又冷笑道:“我如不想摸清楚你们的来路,我早就向你们下手。”他也不坐着,慢慢朝洞外走去。

这时角宿在洞口外大声道:“四位娘们,你们何事在此喊叫?”

首先是珠海女神娇叱道:“快把东风公子放出来。”

“笑话!”角宿冷笑道:“我大爷不管你们是如何知道东风大侠在我们的手中,但凭你们四个娘们说放人就放人?有本事你们攻过来。”

四女同时大怒,四把宝剑一齐出手,全力杀进。

东风暗暗运起功力,他只要一看四女有险就准备出手。

二十八宿的举动有点怪,他们对付东风也许是事先安排一齐出手,但现在对付四女也是一齐迎战哩。

双方杀得火爆至极。

东风这时暗自惊讶不已,他看出四女不但功力高强,而且剑术精妙无比。除了巴女他是领教过,但另外三个却是才看到。

二十八宿错估了四女武功,这时发觉非常吃力,角宿突然大喝道:“‘狂龙阵’,”他首先站定部位。

东风已在洞口,他怕四女中计,冲口大叫道:“四门斗底左转天机!”

“阿风,快走!”

东风不愿在二十八宿面前说自己没有中毒,也不愿四女知道自己不怕毒,这是他要保留的秘密之一,立即大叫道:“我中了他们的‘百功散’之毒,不能运功,全身无力。”

那角宿哈哈大笑道:“你别想逃,这山中猛兽无数,当心狼吞虎咽啊!”

东风看出四女功力是有惊无险,足可与二十八宿达上数千招,但她们要破阵突围是绝对不可能,是以计上心头,立即大叫道:“苍龙,我考虑过了。”

角宿大乐道:“答应了?”

“不答应!”他说完一闪,立即向侧面草中一冲。

二十八宿已有多人看到,猛喝了一声,就向东风扑去,可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东风居然无影无踪了!

四女一看东风逃走,哪还有心打斗,也往东风去向追寻。谁都估计东风去不远,全在草里、岩间、树林拼命找寻,可惜就是没有影子,这时越找越散,范围愈来愈大了。

天亮了,东风独自一人跑在一处幽谷中,那已离古洞有一里,他本就不怕二十八宿追上,这时更悠哉游哉,硬是乐不可支,他干脆就坐在谷溪边洗起脸来。

晓风微吹,山花遍谷,一阵阵清香扑鼻,洗完脸,他突然笑起来了,原来他已确定自己真没有中毒,因此信心十足了。

忽然一股幽香冲进鼻中,那不是山花香,而是女子身上的香。

“你疲倦了?”好精妙的轻功,一个美艳的青年女子就在东风后面,好在东风早有幽香示警,不然他不大吃一惊才怪。

回头一看:“姑娘,我在古洞外看过你!”

“我是阿红,阿珠的姐妹!”

“樱花谷主?”

“我知道她们会告诉你,毒伤怎样?”

东风又起老毛病之想了,装作道:“走不动了!”

“这里不是办法!”她猛然两手一张,立把东风抱入怀里。

“哎,你怎么了?”

“找个秘密之处,我帮你检查。”

“我已吃了药,休息一会再说啊!”

“不行,如果有问题,迟了会误事。”

“你关心我?为什么?”

“你是阿珠,阿红的情人,我为何不关心?”

樱花抱着一个男人,她的轻功依然如飞,飘飘之间一去几里。

“樱……”

“你叫我阿樱!”

“她们三个怎么样了?”

“分成四方找你!”

“呦,你身上什么香?”

“麝兰玫瑰露!”

“阿樱,你的气息使我心机摇摇……”

“格格,你身上有毒,别打歪主意。”

东风将头紧贴她的酥胸真是有点把持不住,樱花谷主心跳不已,她已告诉东风是在强忍。

终于找到一座小镇了,樱花把他轻轻放下道:“我扶着你走!”

“进镇吃饭?”

樱花道:“先找客栈替你检查!”

“不,我很饿。”

“哪种饿?”她又轻笑。

“两样都有,但我酒瘾更厉害。”

“不行,时间很重要,同时在房里也不许你乱来。”

落客栈后,住进一间大上房,樱花谷主把门关上,她先仔细查看东风的面部气色,然后轻声道:“躺上床去!”

“我可把话说在前面!”

“说!”

“要我脱光衣服我可不干,除非你也脱光。”

“你总是想动歪脑筋,我才不管你……”说着她动手了。

“留条内裤如何?”

“一丝不准挂!”

“喂,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也!”

“我认为我们是三生姻缘了,我不害羞你害羞!”

东风被她脱完上身时,双臂一张,硬把她搂住笑道:“现在我帮你脱!”

樱花无奈,只有半推半就,一十两人肌肉相贴。东风那健壮身体把她紧紧压住,那一对雪白而圆挺的双乳,使得东风忍不住尽情吸吮。

樱花渐渐呼吸急促,哼声微作,全身有了抖动,低声喘息着道:“这样怎么了……”

东风把她的玉手放进裤里,樱花立觉手掌握到那又粗又硬的东西,心跳加快了,握住不放。

东风伸手探索而下。直抵桃源,她觉出樱花那话儿已经玉液溢出,轻声道:“你还能控制么?”

“我先检察你的毒伤啊!”

东风替她脱光,然后自己躺在床上,任由樱花慢慢检,慢慢察,及至察到那儿,樱花再也控制不住啦,俯身下去。东风立即坐起,紧紧搂住,霎时两人溶为一体,合作无间,大战从此开始。

樱花已有珠女和红女暗示,知道东风能抗采捕,于是全力发动,双方如上天堂,如登极乐,不休不止。

也不知经过几个时辰,还是樱花认输:“累死我了,唉,你是铁人。”

东风意犹未尽,依然搂着她的玉体:“休息一会儿再来如何?”

“不要!”

“那我们在这里住三天?”

“不要,我两天也恢复不了。”

“什么时候了?”

“你看你,我们玩到午后啦,好几个时辰啦,阿珠也和你玩这么久?”

“不,她是处女,我不忍心……”

“对了,你吃过谁的药?你的毒没有了。”

“莫女医的!”

“吓,星星仙女也看上你了!”

“莫乱说,上次我也中了毒,求她赐药,她还收了我十两银子啊!”

“原来如此,那个女子不会看中任何男子的,她是黑白两道的救星,再狠的魔头也不会动她,她真正是一位奇女子。”

“快穿衣,我们去吃东西。”

“我还要休息!”

“咳,谁叫你那样拼命。”

“难道你斯文?”

“好好好,我们两个都在拼命好了吧!我饿了!”他硬把她抱起来。

两人出了房,走进客堂,岂知刚刚叫上酒菜,忽见店外走进一群大汉。

东风向樱花轻声道:“你看这批人,个个都是高手。”

“八个,难道是……”樱花说到这一停。

“是什么?”

“江湖出了很多神秘人物,这一批可能是传言的‘八大金刚’,别管他。”

“金刚只有四个啊?”

“东风,你真笨,他们又不是真金刚,管他多少。”

“咳,门外有个妇人在向你招手。”

“阿风,你在这里先吃,我去一会儿就来。”

“要来啊!”

“不一定!如有要事我就不回来了,你就别等我。”说完就走

店中没有好酒,东风少饮几杯就吃饭,但他刚刚放碗忽见店外闪过一道女子的影子,他以为是巴君媚,立即结账追去。

到了店外,他看东去的人群里有个少女,道:“就是她!”想着就追。

在街上不能太快,东风紧紧盯着,距离远,又不能大声喊,真是急死人,直到镇外,这才大声叫道:“阿媚,阿媚,等等我。”

当他追近时,一看呆了,暗骂:该死,我看错人了!

那女子长得真像巴君媚,身材,衣着。尤其是她回头那一盼,秋波荡漾,竟与巴女一样美。

“公子,你认错人了!”

“对不起!”

“没有关系嘛,我叫琼花,你叫什么?”

“琼花姑娘,我叫东风,对不起,我先走了。”

“东风公子,我也是江湖人啊!你要去哪里?”

“我……”东风还没有决定去向,吞吞吐吐的:“我要去……”

“咯咯……”琼花笑得花枝招展:“你是无定点吧!好啊,我们做个伴!”

“姑娘要去哪里?”

“华山!”

“姑娘内功好深啊,请问师承是……?”

“家师,恕我不便透露。”

“姑娘去华山探亲?”

“采药!”

“一个姑娘深入危崖幽谷,那太危险,有时非武功可防啊!”

“我知道,但又有什么法子,家有重病人,不知经过了多少名医,都束手无策!”

“采的是什么药?”

“黑茶花!那是名医指点的,只有华山深处才有。”

“抱歉,可惜我不懂医术,‘黑茶花’三字我连听都没听过,不过我能指引姑娘去找一个真正的名医。”

“莫飞星仙女?”

“原来你知道?”

“当然知道,要找她太难啊,星星仙女可遇不可求呀!”

“这就真没有法子了!”

“东风公子,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你答应不答应?”

“只要能办到!”

“你陪我去趟华山如何?唉,你是不会答应的。”

“没有关系,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请便!”

“嗨,我觉得你太干脆了,哪有一个少女随便去求人家做伴的,我倒要摸摸你的底!”他在心里嘀咕道。

“哎,你为难了,那有什么为难的!就算我没有遇见你吧,我还是一个人去吧!”

“姑娘,近来江湖妖邪频现,你知道么?秦岭出了凶灵,我有个朋友遭妖术所侵。好吧,反正我没事,我答应陪姑娘走一趟。”

“谢谢,谢谢……”一顿,“啊呀!昨天还有人谈及什么妖怪啊!”

“妖怪?”

“是啊,我在客栈里听人说,那妖怪专向青年女子下手。”

“琼花姑娘,你只听到这些?”巴君媚遭遇了妖邪侵犯,东风还没有揭穿这个谜,这时经琼花一说,他真的有兴趣啦!

二人从中午走到天黑,琼花心急,不愿住店,东风只好买了吃的陪她连夜前进。

天亮已久,尚未到达华山,东风指着前方道:“看到高峰啦!我们吃点东西吧?”

“那里有山泉,我们到那儿去。”琼花同意,领先奔出。

那是一道清澈的山泉,二人坐下,取出酒菜,东风笑道:“你喝不喝酒?”

“喝不多!”

“来!你先喝!”

“干啥我先喝?”

“没有碗呀!女人都嫌男人脏啊!”

“不会啦!是你自己说的啊!我可不那么想,我们一个喝一口的来,我又不是大家闺秀。”

两人正高兴的吃着之际,突见溪流上头出现一个老妇。

“噫,这种地方还有单独外出的老婆婆?”

“姑娘,她虽手持拐杖,但脚下可不含糊,我们当心。”

“她太老了,少说也有八、九十岁了,她那张脸好难看呀!”

老妇走进了,看得越清楚,这时发现她不仅仅难看,而且可怕!

“呦!这里有人野餐呀!”老妇越走越近。

东风确定老妇来势不对,故意哈哈大笑道:“老人家从哪来?吃过饭吗?”

老妇不理,竟向琼花靠近,以杖指着琼花,眼神射出绿焰,口中喃喃。

谁料琼花如同白痴一般,不言不语,吃也不吃了。

“起来,孩子,随我回去!”

东风大惊,大声喊道:“你是什么人?”

“嘿嘿,小子别叫,她是老身徒弟,现在我要带她走!”

“你胡说,你在施展巫术,快住手,否则我不客气了。”

老妇突然以杖指向东风道:“无知小子,竟敢对老身无礼!滚!”

一阵无形强力攻向东风,劲风如刀。

东风双手齐牢固,隔开劲风,哈哈大笑道:“老巫婆,这下你走眼啦!你这一套对我不起作用,我也叫你滚!”

他突然张口一吹,口中一阵紫气直罩老妇。

老妇一见大惊,尖声猛退,但已不及,被紫气喷上,只见她全身火焰腾腾。

这时琼花突然醒来,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她见老妇被烧得惨叫不已。

东风拳手再挥,老妇身上火焰立消,他又哈哈大笑道:“你走,下次别再为恶,否则我不饶你。”

老妇发出恨声道:“小子,我要报仇,你等着瞧。”

“哈哈,老太婆,你还早哩,凭你那套巫术?再练百年也不行。”

老巫婆恨恨连声,突见她将身一转,立即化成一团黑烟消失。









第五章 神牛双斗小太阳



“东风公子,想起刚才的事,真莫名其妙,我怎么突然做起白日梦来了。”

“做梦?”

“不错,我看那老妇走进时,我发现她是我的师父,其实我没有师傅啊,不过我小时候还梦想有个武功又好,又非常慈祥的师傅!”

“原来那个老巫婆会推算,因此她知道你的心愿,所以才会使你中了她的巫术,一个人一生总有个梦想,那梦想如果不实现,它就永埋心底,心愿最能控制意志,巫术就是迷惑意志的魔力。”

“可怕的巫术,使我毫无反抗的着了迷,这次多谢你做伴,否则我就做了她的奴隶了。”

“不知这老巫婆是那一方的?”

“我想起来了,她号‘鬼老巫’,是西南鬼巫派,有不少徒弟都是美女。”

东风道:“做了她的徒弟就终身无法脱离了。”

琼花道:“为什么?”

“老巫在每个徒弟身上都下了蛊降,如有反抗,老巫发动蛊降,那就生不如死了。”

“有人能解蛊降么?”

“当然有,凡事没有绝对的,不过能解蛊降的太少了。”

二人已进入太华山深处,于是展开寻找黑茶花。

到达一座谷中,琼花突然一顿,面现惊慌之色。

东风马上发觉:“姑娘,你怎么啦?”

“那老巫还在我们后面!”

“别管她,她不敢再向你下手。”

“她身边还有个女子,八成又有个女子中了巫术。”

这不能不管了,东风立向琼花道:“你躺在这座石隙中,千万别动,我去救那女子。”

“你要快来啊!我怕她怕极了。”

东风回身找去,以奇速的行动搜查,他实在太快,霎是不见踪影。

琼花没有骗他,她看到的确是一个老妇,而且也手持拐杖,只可惜,那不是刚才的老巫婆,而是有名的太华太君,当东风查到时,她也是带着徒弟在采药。

东风接近一看,发觉不是老巫,但又不愿马上放弃。那老婆婆给东风的印象是那么慈祥,于是现身拱手道:“老人家!你好!”

“咳!你这小子是谁?”

“我叫东风,是来太华山采药的。”

“呀!是个年轻人,胆子可不小。”

“老人家,请问尊号怎么称呼?”

“呵呵,人都叫我太君,就住在太华山,要不要到我老太婆竹屋喝杯茶?”

“谢谢你了,我还有个女伴在谷中,下次再去仙居拜访吧!”

“小子何必心急呢?你真英俊,我看你一定是江湖奇士?”一顿:“茶姑,来,见见这位东风公子,他就是我常对你说的,男人中的男人啊?”

“东风大哥,你好!我叫茶姑。”

“太客气,姑娘也好……”他没有把话接下去了。

东风在这边谈个不停,那边的琼花也没闲着。当东风离去不到一会,她躺在石头间突然有了警觉,一阵风吹过,石头外有了人形,这一察觉琼花大吃一惊,她以为又是老巫婆到了。

“琼花,你怎么了?”

声音很熟,藏身闭气的琼花一抬首:“啊呀,仙美是你,真是吓死我了。”

“怎么一回事?”

“我遇上西南鬼巫派老巫师了。”

“鬼老巫?”

“是的,我中了巫术。”

“你不是好好的?”

“是东风救了我啊!”

仙美道:“你对那东风进行得怎么样了?令主派我来支持你。”

“仙美,我才开始啊!他不是传言的色狼啊!他对我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君子。”

“笨阿琼,你怎么啦,你是我们七宫主之首呀,他君子难道你还作贞女?你要主动点呀!令主说他对美女从来不主动的。”

“我办不到,何况他已对我有恩,再怎么说,也要他爱我。”

“好吧,你慢慢来,令主也不会逼你,对了,你们如遇到我时,就说我是你的表妹。”

“仙美,其它五个呢?”

“你指瑶绦,碧落,青云,白虹,落雁她们?”

“是呀!令主要我们七人循环色诱呀!”

“她们会继续出现的,不过你是第一战,要抓住他的心啊!”

说完一挥手:“我走了!”

“小妞,你一个人在此?”

琼花骇然一惊,回头时,一眼看到身后立着古怪的大汉,立即闪开:“你是谁?”

“嘿嘿,江湖上不知我峒主的太少了,美人儿,咱们有缘。”

“你该死,快滚!”

“小妞,你如不给我亲亲,我会杀了你!”

琼花顾不得东风警告,立即冲出动手,急扑奇汉,双掌狠劈。

哗的一声,双掌中底,硬硬的打在怪汉胸上,但琼花如同打在鼓上,身子反被弹了回去,这下她可惊呆了,她一退,突觉敌人已到,那怪汉叉开十指已抓了过来,是如老鹰抓小鸡。

琼花吓得惊叫,连避带闪,立即拔出身上短刀,再次攻了过去。

“嘿嘿,让你剁好了!”怪汉不动。

琼花招势如风,刀刀砍上,可是无法伤得怪汉分毫,只听到叮叮当当之声,这一来琼花大惊,一转身,拔腿就逃,她只想快点遇到东风回来。

突然一阵怪气味冲上琼花鼻子,她突然一闷,全身倒下,人事不知了。

原来那怪人打出一道黄色烟雾罩住琼花,使得琼花失去知觉,怪人赶到,一把将琼花夹在腋下,大步向深谷奔去。

老怪物原来是个生番,位居峒主,练就身铜筋铁骨,刀枪不入,又练有各种瘴毒邪功,他就是虎岭峒主。

东风终于回来了,但他发现琼花的人已无影无踪,心中一急,察看当地,发现野花残踏很乱,立知道出了事啦!

“是谁!她被捉走了,显是经过打斗。”

东风一急,长身拔起,他想腾身空中观察,可惜是谷底,视线不宽,哪能看到什么?

那生番已把琼花夹到数里外,他似想找个秘密地方干好事。

他到了一座崖,野人就是野人,他乐了,哇哇大笑,立在崖壁找到一个洞,就把琼花抱进洞去,可是他还没把琼花放下,耳听洞外发出大叫。

生番来不及办好事,急把琼花放下,转身出洞一看是三个大汉:“你们鬼叫什么?”

“虎岭峒主你瞎了眼,竟敢把我们宫主捉来!”

“嘿嘿,别人不知你们是王中王的手下,本峒主早已察出,我杀了你们又怎么样?宫主!现在是本峒主夫人了。”

三汉似知虎岭峒主非常厉害,霎时联手攻出,展开一场拼命大战。

打不到十招,三大汉吃紧了,转眼间,已有两人被虎岭峒主抓住,只见他双手一撕,惨叫升起,那两汉竟活活被撕,另一汉急忙想逃,可惜他腾起的身子又被蛮子捞住了。这次他顺手一掼,活活把那大汉掼入万丈悬崖,这下连声音都未发出。

“哇!……”虎岭峒主乐极,哇哇大叫,他又要入洞了。

“野种站住!”

突从岩顶落下一老一少两位女子。

“嗨嗨!神妪令主,对不起,要打等我玩了再来。”

“虎岭峒主,你捉了我们宫主,还杀死我三个高手,你只有死。”

“令主,和他说什么,收拾他。”

老妇身后竟是仙美宫主。

“你去看琼花,等本座来了再施救,瞧瞧是否已被这野人非礼了。”

虎岭峒主一看仙美宫主要进洞不禁大怒,闪身要挡,但神妪令主大喝扑上,硬往虎岭峒主头上罩落。

野人似也知道这老妇很厉害,举起双掌:“来得好!”

一声巨震,老妇被震得飞起数丈,但虎岭峒主却被压坐在地上,他口中还流血不止。

老夫落下冷笑道:“你仗着一身武功横行霸道,我本当要你野命,但看在你总峒主面上,不杀你,你快滚。”

“嘿嘿,神妪,你等着瞧,今日之账,我会收回的。”

老妇不再理他,立即入洞,不知在里面向二女下了什么指令,不久竟一人出洞走了。

这边刚才那一声大震,居然使得还隔在几里的东风听到了,他已循声奔来,但当他发现崖洞情况时,不觉愣住啦!他根本不知是什么一回事。

“救命啊,救命啊!”洞中发出琼花和仙美的声音。

东风听出琼花的声音,急急往里冲,但是他一到便呆啦!

原来洞中躺着两个光溜溜的少女。

琼花见他愣在那里,急叫道:“阿风,快点给我解穴啊!”

东风不是没有见过场面,但一下有两个赤裸裸的美女躺在眼前,他还是第一次。

“这位是谁?”

“她是我表妹仙美!”

非动手不可了,他查来查去,发现二女被点的部位不是乳房就是阴户。

“快啊……”

“我……我……”

“哎呀!你算什么江湖好汉?做事提不起放不下。”

“对不起了!”

东风运功解穴,但他指点掌拍都无效,又感惊奇了,二女的乳房和下体已经被他弄得不亦乐乎。

“哎呀!”仙美喊起来:“东公子,点拍法不行,你就不知用按摩法么!”

东风也被两个光溜溜的美女搞糊涂了!心道:我怎么了!

心中一想,但又暗暗忖道:“点拍我已受不了,还要按摩!”

接着他以一个又一个的在两女四乳两个妙处展开摩擦运动,他的心跳加速,心旗遥遥,心热难忍,心中动荡,心马奔腾。

二女穴道一解,立觉春情泛滥啦!双双翻起,同时将东风抱住,好在她们都是处女,难免还有几分保守,抱住后除了全身抖动外,没有进一步行动。

“两位冷静,冷静!快穿衣服,这儿不是秘密之处。”

琼花道:“那怎么办?”

她这时不是存心勾引了,而是非常需要。

东风强行克制道:“未来日子多得很啊!”

仙美道:“你不会撒谎?”

“不会,你们这么美,我又不是木头人,不过我先把话说在前面,我是不会成家的啊!”

琼花道:“成家多累,这样更好!”

仙美咯咯笑道:“我知道了呀!”

东风道:“知道什么?”

仙美道:“你的情人一定很多,如要成家,那就大乱了。”

“琼花,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二女一面穿衣一面回答,琼花真是有一套:“你走之后,我被一个野蛮峒主捉到这里,恰好遇到仙美,但仙美当然也不是她的对手呀!”

“两个都被捉进来了?”

“对呀,正当我们将被污辱时,突然来了三个好汉和蛮子打起来。”

“可惜好汉变成死汉了?”

“第二次,那蛮子进洞脱了我们的衣裤,这次我和仙美心想一定完了。”

“又有人来搭救了?你们的命真大。”

“后来出现什么人我们不清楚,只听洞外打得十分激烈。”

“蛮子被打跑了?”

“可能是被逼走了,不久你就来了。”

“我来得并不巧,看见两座玉观音,我如迟点来,打跑蛮子的那人一定会回来。”

仙美道:“才不哩!”

“才不?”

“是呀,我们给你看到没有遗憾,如被别人看到,又捏,又揉的,怎么办?假设那人救我们别有用心,那我们不是逃过魔劫又遭妖残了。”

“话是不错!”东风笑道:“我也不是正人君子啊,刚才是我强行克制呀,否则不一箭双雕才怪。”

二女同声道:“我们愿意!”

“不对!这样说你们只是看我顺眼罢了,假设那来救你们的人,比我长得更英俊,更有风度就另当别论了,可惜那人没有福消受。”

“假设?”琼花生气道:“假设怎么可以,假设错了呢?”

“好了好了,我们去找黑茶花吧!不知何处有那种奇花呢?”

仙美道:“全力去找呀,找不到就算了!”

“算了?”

“我已派出几批人了,所以我赶来告诉琼花,有三批是到各名山找黑茶花,一批去找神女星星,这一处没找到,另外几批不能说也无希望。”

“这是什么时候了?”东风走出洞外,二女紧紧跟着。

东风发现东方已现鱼肚白色,向二女道:“我们找些什么吃才好?”

仙美笑道:“你饿了?”

“饿是不太饿……”他想着说着,忽然轻声一笑。

“哎,你想什么了?”

“我想到刚才饱餐秀色!为何还感觉饿呢?”

“哎呀,你真是个君子!”仙美格格笑。

东风大笑道:“是我假装,说真的,刚才发现你们还是处女。”

琼花含羞道:“你看够了,亏你忍得住。”

“因为你们是处女,偏偏我又在那时发作最强的时候,我怕你们两个都受不了。”

仙美道:“我才不怕哩!”

“不怕?”东风望着她们。

琼花轻声道:“我们都练有……”

“素女经,善采补?”东风认为又遇到两个对手了。

仙美摇头道:“与素女经有异曲同工之效。”

“啊!长春功!”

“你也懂?”

东风笑道:“这种功夫不加采补,只是注颜,比较正派。”

琼花突然指道:“前面有烟火!”

“我们快去,这样早,在这样幽深的山林里,一定是江湖人物在烤野味。”

东风笑道:“去找人家抢?”

“哎呀!同时武林人吗,见了面,他们不能不理呀!”

“我希望是一批青年高手!”

“怎么说?”

东风笑道:“他们见了你们两位大美人,我想他们自己不吃也会献出他们的爱慕之情呀!”

“那你把自己摆到那里去?”琼花看了他一眼。

“对呀,我怎么会让别人夺我所爱啊!不行,我们不去了。”

仙美道:“非去不可。对方如有无理之处,我就揍他。”

东风跟在二女后面,朝着升烟寻去,地势越走越低了,那竟是一座沉谷。

谁料二女突然一停,两张脸出现桃红。

“怎么啦?”

“你看呀!”

东风靠进二女:“空地上架起柴火,烧着几只山兔啊!”

再往火堆这面树下草丛中看,东风啊了一声,不再说话了。原来那儿有一男两女大做交情之乐,男的正施展口交,另一女的还坐在男的身上大摇大摆,衣服还散在数尺外。

“那男的不知是什么来路?”东风也有点那个了。

琼花道:“他是‘劫贡人’见刀流血胡品手下高手。”

“我去杀了他!”

“呸!你要去夺那两个烂寡妇?”

“寡妇……”

仙美点头道:“武林中有十三寡妇,姿色虽然不差,但就是好淫,可惜她们仗着武功,凡是与她们有过那种事的人,一旦看厌了就杀掉。”

琼花突然发现东风没有气愤之情,低声道:“你同情寡妇做法?”

“不是,被杀的也有应得之过。”

“应得之过?”

“我有个感想,有些女子确实真心爱过我,可是我还……我如被杀,我毫无怨恨。”

“怎么会呢,爱你都是自愿啊!她们决无一人似寡妇那种女子。”

“算了,我是知过不能改了,好在我不采取任何主动,更不会不择手段。”

仙美突然发出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

谁料她才叫到两声,突见那一男二女大吃一惊,抓起衣裤就跑。

东风惊奇道:“这是什么声音?他们那样怕?”

琼花咯咯笑道:“江湖上有一种声音,也就是仙美发出的,除了武林一等一的高手之外,一般知道声音内容都莫不吓得屁滚尿流。”

仙美道:“一点不错,不过我学得太像了,就连那两个精明的寡妇也听不出来。”

“那声音是人为的?”

“非常神秘的人物所发,如有闻者不逃,他就活不到一个时辰。”

东风不响,琼花知道他是不信地笑道:“快去啊,兔子肉烧焦了!”

三人得了便宜,竟把几只烧兔吃得不亦乐乎。

“东风,好在我和阿美不是过来人,否则刚才那一幕不知如何克制,从此看出你这个过来人确是与众不同!”

“哈哈!我的修养不错吧?更好的是,我身边有两个美貌女子,加上又不会拒绝我的要求,在那种瞬间可达的瑶台,只怕月亮也会更亮啊!”

仙美咯咯笑道:“你别吹,我已看到你那里蠢蠢欲动了。”

“不害羞,表妹!”

“有什么羞的,我发誓,我不找第二个男人就是。”

东风忍不住抱着二女一阵狂亲,之后笑着道:“对面有高峰,我们去找黑茶花。”

二女意犹未尽,只得跟着走。仙美轻声问道:“今天下午我们出山落客栈好吗?”

“可以!唉,有心过中秋,九月不为迟呀!”

琼花道:“仙美怕你开溜啊!”

“不会,除非有意外事情发生,我怎么会舍得离开呢!”

仙美轻轻的问:“阿风,我们两个,到时你怎么办啊?”

“嘻嘻,刚才那一幕不是好榜样,谁也不会做旁观者。”

“哧!”琼花忍笑:“想起来真那个!”

“咳,那峰顶有五个,不知美不美?”

“如果美,她们又乐意,看你晚上怎么办?”

“哈哈,当然只有分批上阵了。”

“你吃得消?”

“到时你们就明白,我是奇男子呀!”

“吹牛,你是不想活了。”

琼花已经看出那峰顶五女也是她们七宫主的另外一大部分,但不做声,心想道:“令主全派来了。”

东风似已运用他的超人视力看出那五女个个美艳动人,心想:“这两天有点不一样了,眼前的两个绝非巧合,好在她们并无不良企图,但总有说不出来的目的?”

“阿风,你说,什么叫两情相悦?”

“在我说不止两情,爱也不是始终如一,那是旧世俗观念,不过我没有恨,除非有天,有一个……哎呀,说什么话?”他长身就向那峰顶冲去。

“喂,喂……”二女急追,同问:“你去会被围困啊!”

“哈哈……只要不用武力,文的我不在乎!”

“她们臭骂你怎么办?”

“没有关系,骂也有语气,声调不同之类,我听得出我喜欢听的。”

琼花叹声道:“我看你呀,你是最了解女人心理的男人,难怪……”

追上峰,那还有五个女子,要有,峰顶只有余香,但无芳踪,东风呆了。

“阿风,你心中似有什么心思?”

“有啊!”

“说说看?”

“愿天下美女归我所有,多多益善。”

“不信!”

“没有了呀?”

“你根本不查我们的来历?”

“查什么?我连大神教的三执法都敢爱敢恨敢信任,你们不是大神教的吧!我对之以情,动之以爱,纵有美人暗算我,我决不有恨。”

“唉……”仙美轻叹一声,她的计策似动摇了,她看看琼花。

琼花会意,同样叹了一声。

“唉!又看到那个老婆婆了。”东风没有留意二女的表情。

“你们认识她?”

仙美道:“可惜她不认识我俩,偶有遇上,也只有客气的打个招呼,就是说没有深层了解。”

“我去问她关于黑茶花的去处,上次我见到她时也是采药。”

“阿风,别痴了,黑茶花是秘方秘药,普通懂得药理的人,只怕和你一样格老子,蒜缸子,啥子黑茶花呀!”

“哈哈,你是耗子呀?”

“我是四川长大的么!”仙美故意逗他。

整整一天,连大部分山崖幽谷都找遍了,不要说茶花没有黑的,连任何黑色的花都没有,天色又暗下来了,东风立住,道:“两位药姑,到底有没有那种花啊!”

“阿风,我不急,你急什么呀,下山吧,北面山下有镇。”

“行,我希望快到天黑,太疲倦了,今晚够我乐啦!”

“咯咯,你是有心人呀!”

“嗨嗨,放着天鹅肉不吃白不吃!”

三人快步到了山镇,只见里面的客人真不少,琼花轻声道:“居然有很多江湖人呀!”

“别管他!”东风走进柜台:“掌柜的,我要上房一大间,酒菜就送到房里来。”

他的话未完,突听有人哈哈大笑道:“那小子真有福气,居然还有齐人之富哩!”

又有人大笑着道:“我们命真苦,要个黄脸婆都没有,他竟有两个花不留丢的,他妈的,老天爷算什么,太不公平了。”

“啪!”接着:“好伙计!你这店里那有这多叮狗虫呀!”

“妈的!”立即有人站起来:“他妈的,谁在打老子,站出来?”

“哎呀!”那个站起来的家伙,突然倒个四脚朝天,引起满堂大笑。

那一跌,可能不轻,再也无人敢说不美的话了。

到了房门口,琼花笑问仙美道:“你的无风豆真能拐弯呀!最后一粒你打他哪里?”

“屁股眼里。”

“哎呀,那连裤子都打个洞了。”

“活该,给他后面透透风。”

“坏丫头,你也下得了那种手,看人家明天一早如何拉大便。”

“嘻!”仙美乐了:“他上口无德,下口遭殃,不过明天去看大夫好了。”

三人进房,各自洗过脸,二女去找掌柜的了。回来时,三人轻轻松松吃了个饱,等伙计收过碗,仙美偷偷地笑。

“仙美!”琼花捏她一把:“今晚恐怕不太平。”

“我才不急哩,死急有个人啊!”

“哼!”东风摇摇头。道:“且看三更后!”

“三更后怎么?”

“有三种情况就不会发生,第一情况当然是在外,这店里的人,大部分会逃走,这一情况能发生,第二种情况会发生,否则第二情况最好免了。”

“第二情况是什么?为何会免?”

东风轻笑道:“第二情况当然是这房里呀,那时必定会发出‘哎哎、哟哟、叽叽、哼哼、吃吃、咭咭’等异声,只第一情况发生,谁还敢在房里作乐。”

二女互望一眼,嫣然一笑,又同声道:“为何不敢?”

“你们瞧瞧这间房子,四面都无隔音可能,也许还有秘洞可窥,你们敢要那个……”

“他们敢?”仙美嘟着嘴。

“江湖人的脑袋是吊起吃饭,有何不敢。”

二更将打,东风躺在床上休息,二女互望一眼,先把外衣脱掉,她们就开始了。偷偷的同伸双手,细细轻轻的把住撑起东风顶起裤子的那东西拨弄搓揉,爱死了。

东风不动,任由二女把玩,他知道拒也拒不脱,乐得享受事前微妙。

突然屋顶有了风声,东风察出店外有几个人如飞来了,可惜二女没听到,她们已经被东风宝物迷住了。

不一会,店子有了骚动,开门声、跑路声,哗而不闹,二女这时同声问道:“阿风,怎么啦?”

“似在向店外成群逃走了!”

“逃走?”

“这店外一定藏有一批强盗,刚才有同党从外走来通消息,一定发现有大批官差来追捕了!”

“咯咯,第一情况发生了。”东风笑而不答,二女互望一眼:“他装蒜,我们下手。”

下什么手,原来二女立即替东风脱衣。

一阵手忙脚乱,二女一男都剥光了,在那种情况之下,东风再也装不成,他双手合抱,猛把二女搂住狂吻,接着双手一分,手分两路摸进,只摸得二女发抖不已。

“来,仙美骑在我头上面向下!琼花,你骑在我下面,面向上。”

二女照办后,东风先把家伙慢慢插入琼花那话儿里面不再指点,琼花自然懂得怎么半啦!她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东风笑道:“琼花,你做得太好了!”

“咭!我也不知道,好爽啊!”

“我呢!”仙美看到琼花张口、闭眼,脖子在摇摆不停,这种不问而知的美味,她如何受得了。

“仙美,你俯身,臂微抬。”

“干啥……”啥字未落,她立感东风的舌头在下面那地方拨弄,一阵急来的快感涌上心头,她轻轻地哼了起来。

这一阵可不短,东风稍停:“仙美,琼花,现在你们互换一下。”

二女动作如飞,换位真快。

两个美女不约而同,一起发动她们的“长春功”,那是以防泄精,这一来,东风可就兴致大发,他也忍不住“哎哎、呀呀、哟哟”不绝,好在练功的女子不落红,否则那床被子就遭殃了。当二女换位第三十次时,窗外已现曙光,但二女已成强弩之末,渐渐收兵啦,这是她们气喘如牛,站都站不稳。东风意犹未尽,抱着二女左吻右亲:“第二夜再来好吗?”

仙美吁口气道:“最少要休息五天!”

“对!”琼花喘气道:“真的累死了!”

“唉唉!这是因为第一次的关系,有了三次以上,包你不但更爽,而且更持久。”

“真的?”

“这是自然的道理,以后我还有很多的花样!”

三人开门洗过脸,吃过饭,又上了路,在路上,他们谈的都是昨夜巫山云雨事,全都忘了走在什么路上,不知不觉他们又入山区了。

“阿风,你在前面崖下等我。”

“为什么?”

“我和阿美有点事就回来!”二女似已发现了什么人。

“不要太久啊!注意危险。”他在二女同声答应下,自往崖下走去。

真巧,原来二女是发现了巴君媚,不得不蔽开为好。东风一到崖下身还未坐好,只听一声:“阿风哥!”一条人影由树林边跑出。

东风惊叫道:“是你!”

“该死的妖道,我的轻功居然在阴沟里翻船了!”

“捕风道人的轻功也不在我之下,我也没有追上。”

“你也追过他?”

东风道:“我把郡主安排好后,怕你有失,当然要追,但在一座小山峰顶我发现那妖道,竟在与一位老妇谈话,可惜听不清他们谈的是什么?当妖道谈完下峰我就追,这才发现他的轻功非常高,我也追丢了。”

巴君媚突然向他下身瞄下去,哼声道:“早上你喝了多少酒?”

“没有!”

“没有,你看看下面,黄汤把裤子整条弄湿了,到现在还没有干。”

东风低头看:“糟,全是二女留下的,我总是不留心那地方!”

心中想着,不好意思说出口。改口笑道:“你怎么啦,看到我那里去了。”

“噗嗤!”巴君媚笑了:“看你,裤裆挺得那样高,不害羞。”

“丫头你懂什么?男性早上阳刚最盛,你是练武之人,当知阴阳之理啊!”

“哼,我如不懂,我就会认为你偷了人家的东西藏在那里啊!”

“你见过那种东西吗?”

“我从哪里去见到?”

“你家里大户,男人必多,难免偷看到呀!”

“呸,你把我当作什么样的人?”

“别生气!”

“我在五岁时见过邻家的小男孩的,但我不好意思溜了。”

“那不同!”

“不同?”

“小孩子与大男人的区别很大。”

“哎呀,你在挑逗我!”

“哈哈,在山中行走多寂寞,又没有外人,你又对我情深无忌,同时你天真可爱,我不逗你逗谁,你看,说说笑话走路多轻松。”

“这里好幽静啊!”

她大方的靠上东风,真是男孩一样。

东风一手搂住她笑道:“你有十几了?”

巴女咯咯笑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还不懂事!”

“谁说的?我今年满十八了。”

“你为什么偷看我下面?”

“我觉得你与所有男人不同!”

“说说不同之处?”

“我虽没有见过男人那东西,但我懂得男人回阳之理,当然也看到男人的下面裤子的外表呀!”

“那时难免的!”

“我见过别的男子回阳时,裤子决没有你那样高挺。”

“对,我与所有的男子不同,我练过奇功,无形中把那东西改变了。”

“如何改变?”

“通常比平常男子粗长得多,但我只要留心自己,我可以把它缩小。”

“那也能放大?”

“对!”

“在什么情况之下要放大?”

“这……”

“不要紧嘛,你已是我的唯一情人了,除了你,我决心不嫁别的男人,你说呀!”

“好,我告诉你,你们女人也有大,小,深,浅之分,如果遇上又深又大的女子,这种女子遇上那男人又短又小的东西时,她连一点性都发不动,那她就非常烦恼,也瞧不起那个男人。”

“我明白了,你如果遇上那种女人,才把它放大放长。”

“说起来这是无聊的话,但也是真理,而且是生理上的重要条件,有好多夫妇不和,爱人抛弃,其原因在此。”

巴女伸手摸住那东西:“给我看看?”

“别闹,这里四通八达的地方,一旦被人看见怎么办,不过你一定有看到的时候。”

“我们今晚落店!”

“只要没有出问题,不过我不想动你。”

“为什么?我不怪你呀!”

“我喜欢看你的天真无邪!”

“做过那种事,我就变了不成?”

“那也不是!”

“呀!她们在前面!”

东风看到前面有五个姑娘:“你认识她们?”

“不久前认识的,她们对我很好,最前面的是瑶绦,第二位是碧落,第三位是青云,最后是白虹,落雁,她们还有一个仙美。”

“仙美!”

巴君媚噫声道:“你认识仙美?”

“见过,她还有个表姐叫琼花!”